观点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亚洲家庭债务飙升的风险

国内信贷增长以及迅速膨胀的家庭债务曾使得很多亚洲经济体保持繁荣。但是如果债务变得不可持续、家庭开始去杠杆,这些债务可能就会开始拉GDP的后腿。
2016年2月14日

巴黎:恐惧和午餐

FT专栏作家库柏:我最爱的当地餐厅任何时候都能找到空桌,饮食仍是巴黎生活的一件重要事情,因此你坐在那里,本能地思忖如果有枪手走进来,你要往哪跑。
2016年2月14日

日本央行“负利率”政策能否奏效?

文文:无论“量化宽松”还是“负利率”,日本央行一直配合安倍经济学思路部署金融战略;但结构性的问题难以靠央行扭转局面,这已经超出了经济的范畴。
2016年2月14日

创客来了,教育会不同吗?

金葛:创客文化改变了院系和课程的边界,学习变成充满了碰撞、游戏、尝试和反思的过程。创客教育打破传统教育框架,开辟出更利于创意生长的土壤。
2016年2月13日

英国不是最讲阶级的国家

英国自由撰稿人何越:许多中国人仍然以为英国人还活在《唐顿庄园》时代,甚至凡谈及“贵族”便想到英国。这种对英国的理解与现实严重脱节。
2016年2月12日

中国金融监管体制如何变革?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刘胜军:金融监管体制变革必须详细论证,改革主要面临两大陷阱;为避免改革陷入利益纷争,应多引入外部专家参与,阳光是最好的警察。
2016年2月11日

寻找金融危机的引爆点

夏春:金融危机中期转折点往往和基本面恶化、债务累积、国与国间利差扩大紧密联系。投机者一旦看到这些就会反向操作,而引爆点往往是一些突然发生、利益不同的人开始一致行动的事件。
2016年2月11日

中国经济对英国脱欧公投的启示

FT经济编辑贾尔斯:英国经济最好能够避免巨大动荡。对于在2016年举行欧盟成员国身份公投,中国的经济问题给英国带来三条基本道理。
2016年2月11日

一场被误解的危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张军:人民币波动引发中国经济政策对外沟通大讨论;沟通欠缺源自不熟悉中国决策体制,是沟通方式的差异所致,这一不适应难以都归咎于央行。
2016年2月10日

“妄议”今年的春晚

白天:好的说教潜移默化消散于无形,差的,就像今年的春晚,听不听是你的事儿,反正我得说。春晚已成了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自high”,与观众无关。
2016年2月10日

《申报》:一个现代公共媒体的晚清样本

资深媒体人李礼:《申报》这张扮演批评监督角色的报纸,让中国人初步意识到,包括官方决策在内的一切问题,皆可以用公开方式讨论,而非昔日威权政治下的命令。
2016年2月6日

Lex专栏:鸿海收购夏普划算吗?

这笔交易对日本是一个极好的消息。它表明日本出人意料地愿意让市场力量发挥作用,而非纾困一家濒危的国家冠军企业。但同样的话不适用于鸿海,它开出的55亿美元报价似乎偏高了。
2016年2月6日

中国学者的“国师情结”

凤凰国际智库研究员李江:郑永年批评中国知识界事件说明当前政策制定者和研究者相互抱怨。一个原因是,现行体制鼓励“国师”,研究者也有强烈的“国师”欲望。
2016年2月6日

中国如何挤压信贷泡沫?

International eChem董事长霍奇斯:中国未来的重点不是“放水”而是供给侧改革。投资者最好密切关注中国借贷政策的新动向,以免大祸临头而不自知。
2016年2月6日

小蚁运动相机:物美价廉?

FT记者布拉德肖:小米智能手机一直因酷似iPhone而遭受批评,但软件创新足以让其避免抄袭的指责。但小蚁相机几乎没有此类差异化,只是有巨大的价格优势。
2016年2月6日

动荡市场中潜藏的风险

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陈敏兰:目前全球股市对宏观负面消息极为敏感,半年内全球股市回报与风险相当,但近期暴跌使部分金融资产为长期投资者带来机会。
2016年2月5日

短线观点:亚洲企业忽视利润率的恶果

亚洲有太多企业忽略利润率而专注于销售增长,它们的很大一部分利润增长来自整体经济增长所带动的销售扩张,而不良的利润率纪律意味着企业很难真正赚到钱。
2016年2月5日

Lex专栏:矿业股反弹背后

大宗商品板块上涨背后的逻辑可能是,美元走弱使得以美元定价的产品更便宜。这虽然没错,但是并不能为复苏创造条件。
2016年2月5日

中国企业开年掀起海外并购潮

2016年一开年,中国企业便强势掀起一股并购潮,参与者既有进行过多次收购的大型国企,也有首次进军海外的小型企业。这一情景让人想起了日本企业在1980年代掀起的并购潮。
2016年2月4日

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潮的债务阴影

许多自身负债累累的中国企业之所以能在海外大举收购资产,是因为有中国政府的资金支持。如果这种支持减弱,那么被收购的公司可能会面临被母公司“抽血”的风险。
2016年2月4日

如何应对人民币贬值和资本外流?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周皓、张际:对人民币贬值和资本外流引起的恐慌,主流经济学家提出哪三种政策建议?各有什么后果?利率扭曲操作为何可行?
2016年2月3日

美舰近中建,一场“鸿门宴”?

中国社科院薛力:对于美国“每次往前拱一点”、试探中国反应的南海策略,中国虽理性地未赴“鸿门宴”,但目前的应对是不够的,需要调整在南海的“模糊政策”。
2016年2月2日

“BRIC”已死,“TICK”当立

巴西和俄罗斯的衰退使得“金砖四国”的概念失去光泽,而由台湾、印度、中国、韩国组成的“TICK”经济体,已成为新兴市场基金经理们的新宠。
2016年1月29日

“中国特色民族主义”的弊端

凤凰国际智库研究员李江:无论在处理台湾、香港、西藏、新疆等内部事务上,还是在处理与周边国家的关系上,大陆非理性民族主义都产生了使事态恶化的负面效果。
2016年1月28日

中国推动美国走向金融洗牌

米卫凌:美国完全凭空造出了数万亿美元来支持美国经济,积累了万亿美国国债的中国感到陷入困境,那么,中国应该如何对冲美元风险?
2016年1月28日

台北没有景山—马英九为何失败?

台湾海西咨询林正修:回眸细看走下顶峰的马英九,无须感伤也不必悲观。景山是明朝的终点,而台湾马英九与国民党的失败,并不会是蓝军的终结。
2016年1月25日

中国应对高杠杆:一场刚刚开始的战争

邓体顺、胡一凡:全球杠杆总量在金融危机后大幅上升,中国居高不下且仍在持续上升的债务使投资者忧虑。中国债务风险短期内可控,未来如何疏导?
2016年1月21日

不要事事怪罪中国

美国耶鲁大学罗奇:不能低估中国的规模及其跨境关联性,但其全球影响却微弱得多。尽管中国金融改革遇到很大挫折,但经济转型取得了相当良好的进展。比起中国因素,各国央行退出量宽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可能更大。
2016年1月19日

自由主义的道德观与国家观

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张千帆:自由主义不等于道德虚无主义,但真正的道德观念只有在自由交流的环境下才能建立起来,绝不可能通过国家强制和灌输来实现。
2016年1月18日

最后的中国国民党人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蒋介石“反攻大陆、武装统一中国梦”和马英九“和平民主统一中国梦”都未做成。我们这些观察者正目击着最后的中国国民党人作为一个整体,辞别“政治人间”。百年中国国民党正在宝岛逝去,留下一个地道的台湾国民党。
2016年1月15日

中国大学的“通识教育”实验失败了吗?

美国洛克菲勒大学田禾:通识教育成本高昂且不重经济回报,学生很可能要面对短期内职业竞争力降低的现实。然而,北大元培班带给我最大的惊喜,是让一个好奇的年轻人发现价值、审美和理想的多样性。
2015年12月17日
|‹上一页‹‹574575576577578579580581582583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