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世界舆论聚焦:旧世界在挣扎,新世界在孕育中
曹辛:上周世界舆论热点集中于:欧洲正酝酿变局;朝核局势的最新发展;华为的命运及中美经贸谈判的最新动向。
FT社评:穆勒报告应该全文公布
特别检察官报告越早公布,对美国的民主体制就越好。但这份报告有多少内容能公布,要由司法部长巴尔决定,而他可能压下对总统不利的内容。
警惕下一个“伊斯兰国”
加德纳:随着ISIS失去最后一块地盘,西方迫切需要反思如何改变当初催生圣战主义的外交政策,否则一股更恶毒的恐怖势力迟早会冒出。
不宜拆分科技巨头
科林:各国政府不应试图遏制科技巨头,而应视之为盟友,并尝试利用它们的力量来牵制旧有的、掠夺性的卡特尔组织。
悼念美国经济学家艾伦•克鲁格
王军:克鲁格始终关注美国经济社会领域热点问题,如就业、教育、环境、健康、收入分配、不平等、社会保险和反恐等。
巴西总统访华决定中的务实作风
兰顺正:博索纳罗会见完特朗普后宣布下半年访华。这位右翼领导人并未对美国一边倒,上台后对华表态转向缓和。
意大利将在新丝绸之路拥有一席之地
意大利经济发展部副部长杰拉奇:中国的经济表现对于世界是一个积极因素,意大利希望参与其中,同时帮助中国参与国际最佳惯例。
我是如何打造简约老年生活的?
墨菲:在人生第八个十年,我卖掉了两套房子,拍卖了古董,把汽车也卖掉了,开始在伦敦过一种化繁为简的生活。
人工智能:苦涩的教训还是甜蜜的一课?
何晓冬:在有充分的实证与观察前要慎重,不宜只基于人的经验和知识体系出发提通用智能理论,而是要持有开放心态,积累实验数据和相关研究工具。
“花生日记”与传销合法性的新思考
陈歆磊、李嘉怡:传销应有合理和不合理之分,对商业环境造成危害的传销应坚决打击,但促进合理交易的传销是否应该被赋予相应的生存空间同样值得思考。
2050年的印度会是一个经济强国吗?
达尔米亚:印度若成功崛起为一个全球经济强国,在更大程度上将归功于它所做出的选择,而非它已拥有的禀赋。
大国大都市圈:非均衡发展之路
吴金铎:城市群与都市圈存在交集,二者核心城市地位大不相同;都市圈核心城市一般是大都市,而城市群大多以行政中心或省会为核心。
陨落的超级大国:美国外交政策从胜利到狂妄
巴伯:资深外交官威廉•伯恩斯共为美国5任总统和10任国务卿效力,他的回忆录《秘密渠道》揭示了美国外交政策中一厢情愿思维的危险。
英国自民党党魁凯布尔爵士:脱欧让英国四分五裂
何越:凯布尔受访,解释了为何英国国家利益缺失,介绍了党派分裂的具体情况,并解释了北爱尔兰后备计划为何重要。
平衡外交:澳大利亚的最佳选择
许善品:在中美间保持平衡的前提下,澳大利亚拥有很大的外交空间,可以在保持澳美同盟的同时兼顾中澳合作。
中国需要改革金融业促进经济转型
刘珺:如果要在不造成太大混乱的情况下实现经济向消费的转型,重塑企业融资结构以及改革银行体系至关重要。
警惕中国对美国金融资产需求下降
坎贝尔:美国习惯了中国不断购买美国金融资产,但就在美国政府和企业最需要的时候,这种购买行为可能会消失不见。
美联储加剧美国房市泡沫
福鲁哈尔:消费价格普遍低迷,唯独房价在涨——这种不对称不仅是当前货币政策无力应对的问题,而且实际上被美联储的宽松政策加剧。
别把“整个自我”带到工作中去
克拉克:“把整个自我投入到工作中”之类的愚蠢措辞越来越流行,似乎表明雇员在工作中可以像在家里一样无拘无束。
汽车行业巨变前夜
黄震:传统车企已经不再是这个时代的宠儿,他们需要以更加大的体量去对抗年轻的竞争对手们。
普惠金融的光明面与阴暗面
邱慈观:金融普及性与稳定性间存在抵让,过快、满溢的普惠金融蕴含不稳定因子,故如何在两者间求取平衡,是普惠金融未来努力的方向。
“一带一路”五年评估全球访谈:马思佳
薛力:渥太华大学政治研究院助理教授马思佳受访表示,中国需要避免让沿线国家背负太多债务,需要当地民众积极参与。
戊戌,似乎过不去的年
苏小玲:这个春节,从京城到闽东故乡,所见所闻,勾连起对过去两个甲子国族命运的叹惋。跨越百年的两个戊戌,背负着国人同一个尚未实现的理想。
放手企业外迁,推进产业升级
胡月晓:企业外迁并不可怕,相反还为当地经济转型准备了条件;但企业外迁之路,却仍然不够迅速,原因何在?
美国名校招生舞弊:制度的漏洞?
肖经栋:美国名校录取由极其复杂的结构组成,录取机制的不透明性,滋生出寻租空间。是该反思一下招生流程了。
FT中文网
全球财经精粹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