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端酒店不卫生乱象被曝光
用隐藏摄像机拍摄的11分钟视频显示,有14家中国酒店的清洁工用客人用过的毛巾和海绵擦杯子和洗手池,甚至擦马桶。
为什么说中国企业家创新无惧中美贸易战?
施泰德:以前人们常说中国擅长模仿西方产品和商业模式,如今中国企业家正在开发自己的商业模式,并迅速扩张到新的业务领域。
凛冬将至
老愚:黄叶脱离栖息的枝干时,会发出柔和的微音,我理解为它对母体的致意。它们随风飘散,不时轻触一下游人的身体。
本钱与利息
许章润:在老蒋,专政是本钱,民主是利息,到小蒋,渐有新悟,民主是本钱,专政是利息。“这一念之转,善果累累,在利息耗尽之后,保住了老本。”
就像没有明天:人类是如何消耗地球的?
阿胡贾:在中国隐晦地解除了犀牛角虎骨贸易禁令的同一周,一份报告显示,1970年至2014年野生动物种群规模下降了60%。
加州发生枪击案 至少12人遇难
曾在海军陆战队服役的枪手,周三晚持格洛克手枪在加州一乡村音乐酒吧行凶,死者包括一名警察,另有多人受伤。
FT大视野:欧盟“影子人口”谜题
欧洲国家都在回避如何处理移民潮问题,一波又一波的敌意言论和不切实际的目标掩盖了在处理实际问题上的失败。
不发声的雪花只能被践踏
老愚:重建公正与秩序需要每一个个体发声,每一片雪花手里都攥着自己的命运;表达即是价值,沉默意味着苟且。
关于索罗斯的阴谋论为何满天飞?
这位犹太富豪曾被指资助中东移民涌向欧洲,现在又被指资助中美洲移民涌向美国。美国中期选举之前,关于索罗斯的争议正愈演愈烈。
“哪有先生不说话?!”
许章润:身役教书匠,如八十多年前胡适之先生所言,哪能不说话!而说话就得让人听见,才能构成对话与交谈,让我们获得公共存在,保持人性。
希腊调查中国公民“刷卡购房”交易
许多中国公民在中介安排下,使用信用卡购买雅典房产以获得“黄金签证”,此类行为可能同时违反中国和希腊的相关法规。
“与全世界为敌”
老愚:我坚信世上存在一种正义、正当、优雅的生活。以之观照现实,便产生了不满,经常给人留下“负能量”的印象。
“知名法官”长成了“网红大V”
许章润:当局将扶植“政法网红大V”作为一项紧追任务,不由让人想起十多年前某市要办“一百个知名案件”,反映的都是官场喜大好功的政绩观。
匹兹堡犹太教堂枪击案被定性为仇恨犯罪
这意味着枪手鲍尔斯如果被判有罪将面临死刑。此次袭击造成11人遇难,是美国境内最血腥的针对犹太人的袭击事件。
FT社评:本土恐怖主义助燃美国文化分歧
短短几天,美国遭遇枪杀犹太人事件,还发现多个爆炸装置被寄给总统的批评者。身为白宫主人,特朗普难辞其咎。
迎接“什么都不信”的时代
库柏:英国退欧公投和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我们不再信任政党和社交媒体,而“深度造假”可能进一步让我们怀疑一切。
调查:中国人为什么不愿意多生小孩?
FT《投资参考》的调查显示,近六成的中国城市受访者表示相关费用是限制生育的最大因素,只有4%表示是政策限制。
一个中国儿媳与孟买的两星期
吴冕:先生和我在美国认识,今年夏天我们回孟买去看印度公婆。之前对印度缺乏了解,短短两个礼拜间,衣食住行自然有不同的体验,对孟买城市化进程的各种繁华和伤疤也深有体会。
抑郁症、叛徒以及跳楼的勇气
老愚:官员自杀,若真的是患抑郁症,毫无疑问要归结于官场生态。在那样的生存环境里,人很难不产生精神畸变。
内藤湖南与唐娜•斯特里克兰
许章润:一位是日本汉学大家,一位是新晋诺奖得主。他们终究能峥嵘毕露,靠的都不是“上头有人”,而是唯以学术价值为准的同仁慧眼。
“人工智能神话”或将面对“现实寒冬”
奇什蒂:人工智能解决复杂的实际问题的能力并不比30年前强很多,其优势仅仅在于从复杂的数据中识别规律。
“他所拥有的权力,不过是权力的影子”——专访“MeToo”运动当事人弦子、麦烧
“MeToo”运动的当事人面对公权力机构时有哪些遭遇?她们又如何看待公权力在“MeToo”运动中扮演的角色?FT中文网对“MeToo”运动当事人弦子与麦烧进行了专访。
关于爱国、流氓、不朽的断想
老愚:在一个正常国家,批评者会自觉与政府保持距离,其存在的价值就在于审视后者,让它感受到如芒在背的压力。
在相互尊重基础上重构医患关系
岳源:缓和医患矛盾最迫切的是做好沟通工作,专业人做专业事,非专业人信任专业人,才是正常社会应有的状态。
高墙内的劳工:中国供应链上隐藏的秘密
中国法律和国际贸易法都禁止出口监狱生产的商品,但据亲身经历的人表示,中国的许多出口供应链都会使用到监狱劳工。
FT中文网
全球财经精粹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