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新月异的北京
凯瑟克:30多年来我常造访中国。这次到北京,却进入了一个几乎没有现金的世界,整个城市的面貌也在发生巨变。
复盘北京“清退低端人口”始末
黎岩:北京“清退运动”事件起始于简单命令,变形于施政期间,迷茫无措于事故后期的黑色荒谬情节。
图片故事:2017年的北京变迁
Jady Liu:从整治胡同、拆除艺术区、到近来城中村的腾退等各种或大或小的变化,最终城市会呈现出什么样的面貌,无人能知。
中国职场距离性别平等还有多远?
中国女性受过良好教育,就业率也很高,但她们发现,父权制的性别规范卷土重来,虽然政府名义上鼓励男女平等。
中国人口流动的决定因素
最近中国的两大事件表明,尽管市场力量很强大,规划者们想要引导人口流动和劳动力的本能仍没有消失。
图解:北京最新清理整治行动,影响范围有多广?
我们搜集了过去3天北京出现的135张“赶人”通告,用最新数据记录下北京这波拆除行动的影响范围。
北京驱离“低端人口”引发社会哗然
100多名知识分子联名上书,反对拆房赶人行动,称其“严重践踏人权”。一些市民自发帮助被清退的务工人员。
中国大城市政策中的多重博弈
刘远举:如果没有解决意识形态与社会治理机制上的深层次问题,中国特大城市的人口数量,必将受到长期抑制。
还地于民:从北京赶人反思土地政策改革
黄张凯:北京周边残破是郊区农民无法保护土地所有权的恶果。粗暴拆赶是逆城市化、逆产业聚集、逆市场化之举。
北京南:今天的“低端人口”和1995年冬的浙江人
陈振铎:因各种复杂关系,他们变成了从事低端产业的人,被“以业控人”,并又在运动式整治中被“以业驱人”。
北京发起拆除非法住房行动
大兴区火灾导致19人死亡后,北京市政府宣布在全市开展为期40天的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
监管的过度与不足——再谈幼儿园安全
刘远举:在监管不足与监管过度之下,红黄蓝既避免了虐童事件带来的短期风险,又仍能享有长期的监管“红利”。
火、光、金句、死结
老愚:在老家关中农村,土炕是隆冬季节家庭的中心。据说老家官员预备挨家挨户拆炕,我不禁有点儿怀念土炕了。
比“二”时代的生存困境
老愚:“二时代”的特征就是装傻充楞,自动降低智商,匍匐在地,身段低得不能再低,做一些令人发笑的事情。
慈善组织花了那么多钱,为什么孩子还被虐待?
周健:慈善公益关注平等,应该从“最小防范成本原则”出发,更多地研究如何从强势一方去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
空气污染让人郁闷还让人笨?
张晓波:我们的研究显示,除了对身体有害,空气污染还可能给心理健康和认知能力带来严重负面影响,甚至拉低语文和数学测试分数。
“最硬的招”
老愚:在官员们心里,权力通天,权力万能,管天地之间的一切。他们视法律为制人之私仆,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消费性慈善,山寨外国项目何其难?
周健:中国慈善公益借鉴国外的项目大多以失败告终,因为不考虑其产生的社会复杂性,直接把自己的观点投射到其中。
儿童保护不可逾越的底线和边界
岳源:健康社会的底线有很多,涉及方方面面,但不能伤害孩子,无疑是这些底线中最受到认可和关注的内容之一。
晚景凄凉的韩国老年人
贫困折磨着近半数韩国老人,每月20万韩元的基本养老金仅够维持食宿开销,许多老人靠从事卑贱工作维持生计。
中国回到城乡隔离时代?
张千帆:按“功能”将各种城市和农村分为三六九等,经过计划年代的人应感觉似曾相识,本质上是新的城乡隔离。
北京警方拘留红黄蓝幼儿园教师
警方宣布,红黄蓝幼儿园刘姓教师“因涉嫌虐待被看护人罪”已被刑事拘留。红黄蓝随后声明已开除此人。
FT社评:iPhone中的血与汗
生产iPhone的工厂滥用学生劳动力并非最令人发指的剥削事例,但财力雄厚的苹果未管好自己的供应商仍是不可接受的。
小雪日造句
老愚:庆幸的是,插科打诨尚未得到严格禁绝,仿造句成为一种新式评论方式,因为民众所乐于接受而变为某种随喜。
特朗普如何帮助美国“掉队者”?
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哈塞特承认,美国社会在关怀掉队者方面做得不好。他建议由政府在公共基建项目中直接雇人。
FT中文网
全球财经精粹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