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城市

制造业如何继续在城市中生存?

城市的纹理变得细密化,制造业的空间日益狭窄,大型工业已不可能回归现有西方城市,新型工业空间即将出现。

城市的发展是有模式的:大多数城市都围绕工业兴起,取得成功后,房价上涨,规模较大的工业生产活动被迫迁至城市边缘,而小作坊仍散布在城市各个角落,构成一个复杂的网络。(题图为纽约布鲁克林区的一个绿色制造业企业

但如果制造业彻底消失会怎样?如果伦敦房价持续高企,且继续奉行优先发展住房的城市规划,那么它会成为这方面的一个研究案例。尽管关于经济再平衡和出口价值的辞令颇为动听,但伦敦正在失去其工业基础设施。一份2015年提供给大伦敦政府(GLA)的报告发现,此前7年,伦敦共减少了600公顷的工业用地。

问题在于,城市如何既容纳多样化生产经济,又能满足对可负担住房的需求。“重中之重是规划,”伦敦城市大学(London Metropolitan University)卡斯城市(Cass Cities)小组的负责人马克•布莱尔利(Mark Brearley)如是说。

“城市不可能像街角小店一样管理。这是一个复杂、动态的经济,不去管它,是不可能一切运转正常的,需要干预来维持。我们要问一个问题:‘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城市?’”

像伦敦、巴黎和纽约这样的城市,都有着细密的肌理。小型工业都藏身于一些交通不便之地:铁道边、屋后、或城郊的公共设施里。此外,棕地、大型码头和铁路站场,例如伦敦的码头区(Docklands)和国王十字火车站(King's Cross),以及纽约的哈德逊城市广场(Hudson Yards),都是房地产开发商的首选目标。在城市的边角空间,这些小型工业——布莱尔利称之为“精巧的工业基础设施”——仍在坚持,但房产价值让这些恶劣的地点在开发商眼中都变得有吸引力起来。

布莱尔利教授表示,人们常常以为制造业都是大型企业,但伦敦只有福特(Ford)的员工数超过了1000人。大伦敦政府称,2016年辖区共有7420家雇有员工的制造企业,算上个体经营者共有24820家。其中,只有155家的雇员超过了100人。

这座城市中常常被忽视的工业开始消失时,受到的关注可比不上一座更显眼的钢厂或汽车厂消失时所受到的关注度。

一些城市成功实现了融合。瑞士城市巴塞尔(Basel)十分繁华,房价高企,但莱茵河两岸布满了大型制药公司。罗氏(Roche)和诺华(Novartis)就在一群银行和保险公司之间研发和生产。

根据纽约市经济发展公司(NYCEDC)的数据,纽约市在1950年尚有100万个制造业岗位,到2010年降至7.6万个。自上世纪90年代起,纽约市平均每年失去5000个制造岗位,但受小型时尚产品、精酿和专业食品生产商的推动,这一趋势逐渐平稳下来,2010年后略有回升。

纽约市经济发展公司的战略投资部副总裁米克拉•夸特尔(Miquela Craytor)表示,城市可以设立一些项目,来鼓励融合。她以该公司的工业开发者基金(Industrial Developer Fund)为例。“这个项目协助开发工业建筑,为制造业企业提供可负担的场所。”

纽约市和费城都在各自广阔的海军造船厂辟出部分土地让予轻工业,以打造大规模的生产生态系统。

在德国,Gewerbehof(商业庭院)的复兴为小型工业提供了城市里的安身之所。这些建筑,无论是专门建造的,还是由以前的工厂改造而成,都有助于创建工业基础设施,帮助小企业发展和协作。其中,多特蒙德的联合商业庭院(Union Gewerbehof)起初是由擅自占据空置工厂空间的人创建,此后由市政府接管为公共机构。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