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北京的无奈

“北京的无奈”系列之六:一座为服务而存在的城市

黎岩:北京很难在短时间内实现由政治服务型城市向市民生活型城市的转变,而这成为北京发展城市服务业的根本性阻碍。

【编者按】以建设通州“行政中心”和整治“拆墙打洞”等城市改造运动为代表,中国首都北京近年来逐渐成为当前领导层表达社会改造理念的试验田和样板间。这一系列措施的成败必将成为各地方政府参考和借鉴的标杆。FT中文网推出“北京的无奈”系列文章,梳理分析个中利益纠葛与得失。本文为该系列文章第六篇。

距离十九大召开已经不足20天。从九月初开始,所有待在北京的人就已经陆续为此做好了准备。

海淀区的一家企业从九月中旬正式停工,因为早已熟识这一规律的老板不用揿动计算器就能够知道结果:停工一个月所遭受的损失,比坚持开工时要面对的办理各种证件、接待各种检查,且极大概率上要遭遇罚款要省心省力得多。朝阳一个高端小区的家政公司向小区内雇主统一发放了问卷,提供了两个选择:或者从国庆期间就让住家保姆持续工作到十月底,这样雇主需要多承担假期期间的翻倍工资;或者从国庆假期开始就让保姆们回老家,等到会期结束后再回来,这样雇主们就会在此期间无人可用。而必须要做出二选一的原因是,在这段时间内,家政公司无法提供保姆们的休息场所,她们将无处容身。

2016年,G20会议在杭州召开。当时网上有很多段子流传,例如:带了瓶早餐奶,进地铁喝一口,过安检喝一口,进小区喝一口,等到了家已经喝完了。再如,过安检连丸子头都要捏一下。这些段子都把火力集中于严苛得近乎荒唐的安检制度给人生活带来的不便。

2017年的金砖五国会议在厦门召开,当地同样对安保措施吐槽不断。例如说,有外媒记者称,厦门街道空旷无车,一看就是经济极为凋敝。当地人看了报道嗤之以鼻,因为那里平时遇到早晚高峰都是寸步难行,只不过为了会议全部禁行,才导致街道空无一人。

但是,也许没有人想到过,有一座城市已经在过往的几十年里习惯了为各类庆典和全国性会议让路,大到会期十几天的中央级会议,小到几乎每天都有的天安门广场升降旗、外国重要来宾的机场清路……为提供服务而设计的城市功能和管理经验,已经深入到北京这座城市的骨髓深处。

在央企总部、工业和生产性服务业占据北京经济来源大半壁江山的时候,这样的模式仍能如期运转,甚至能够在年复一年的磨合中形成自己独特的生活节奏。

每年全国“两会”对于淘气的学生来说不亚于福音。即使最严苛的老师,对于在此期间迟到的学生也会网开一面,因为“交通管制,路上堵死了”是足以服众的理由。设在北京的工厂、零售企业,都习惯了每逢盛会就会陡然严格起来的各种检查,并已经能够估算出一个较为精准的数据并将其列入生产成本。就连街道上精力尚数旺盛的大爷大妈,每逢秋风起就会知道,带上红箍四下巡逻的时间又到了。

这些细节,恐怕很多生活在北京这座城市的人都并未觉察,更不会有人认真地计算出这种习以为常背后所隐藏的巨大成本,以及给平素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所造成的沉重负担。

9月11日,丰台的一家企业就贴出了告示:根据丰台区政府综治办指示,本单位内居住的所有外来人口必须在2017年9月15日之前搬出清空,录用外地人员的企业一律暂时停业,有关合同的履行待区政府新的指示之后再做协商。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