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制造

美国该如何应对中国产业新政?

“中国制造2025”的目标是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本土产业。这一政策为顺应国家目标的公司放开了贷款和审批,但也具有令人不安的一面。

不久前,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在访问北京后就中国发展机器人和其他高科技行业的目标发出了警告,考虑到特朗普政府此前关注是钢铁等传统行业的工作机会,这是一个让人意外的新方向。

中国工厂里的机器人是否会以更低的薪资威胁到美国机器人的工作机会?不会,就算会,白宫担心的也不是这个问题。在北京的那个周末,罗斯听取了美国企业对中国打造一系列先进产业的计划的大量简报。这个计划名为“中国制造2025”。

中国制造2025是一个自上而下的产业政策,北京方面的目标是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本土产业。从良性的方向说,该政策为那些顺应国家目标的公司放开贷款和审批。但对那些向罗斯诉苦的外国企业而言,更令人不安的是,迈向“自主”高新技术的受青睐的捷径不是开发和商业化利用这类技术,而是迫使来华投资者交出它们开发的科技的相关权利,作为保持中国市场准入的交换条件。

但这种自上而下的规划与中国雄厚财力的独特组合,使“中国制造2025”这样的计划对其瞄准的行业具有全球破坏力,而原因并不是强迫技术转移。以任何产品为例——让我们借用苏斯博士(Dr Seuss)的环保故事《老雷斯的故事》(The Lorax)中贪婪的万斯勒(Once-ler)生产的毫无用处的织物Thneed之名,称其为sneed。

简而言之,中国的产业政策是这样起作用的:国家把sneed列为重点产业。每个人和他们的亲戚开始建造sneed生产厂,因为他们知道这会让他们走上获得官僚体制批准的快车道。更妙的是,他们能够轻松获得贷款,因为银行和私人股本投资者知道sneed是受到青睐的行业(此外,还因为中国的银行希望,新贷款能够让借款者偿还其在生产上一轮政策刺激的受青睐产品期间累积的未偿还账务)。

就像《老雷斯的故事》里的一样,很快,所有的“兄弟、叔叔和阿姨”也开始生产sneed。他们进口了新车辆和设备,推动产品价格飙升。生产sneed所需的原材料、机器和零部件的外国供应商欣喜若狂,他们在本国申请贷款用于扩张,以满足中国令人惊讶的旺盛需求。本质上,这是泡沫,但就像故事中的万斯勒那样,卷入这场有利可图的狂潮的企业和投资者不这么看。在《老雷斯的故事》中,在最后一颗毛毛树(Truffula,故事中的一个树种,其树叶用于编织Thneed——译者注)被砍倒之前,万斯勒没有意识到他正在摧毁自己的生意。

这个周期的第一阶段极大地有利于外国企业。意大利织布机生产商,澳大利亚矿商、美国粮农和高科技跨国公司都是受益者。贸易学究们甚至断定,向“价值链上游”进军是一个平衡贸易逆差的机会,能够弥补中国强大的制造业竞争力带来的单向出口。

随后灾难来临了。所有人的工厂基本上同时完工,供应极大地超过市场需求,企业全都开始出口以实现收支平衡。全球sneed行业的利润率大幅下降,sneed和sneed织布机的国际厂商订单骤降,它们纷纷呼救。发达市场竖起了关税壁垒。一家特别倒霉的中国民营制造商破产了,导致其所在城市的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出现巨大亏空。他的破产为中国其他所有sneed生产企业提供了理由,让他们向北京方面求助。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