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伊朗

特朗普的对伊朗战略是玩火之举

加德纳:如果特朗普宣布退出2015年伊朗与美国及其他五个世界大国达成的核协议,此举将成为他迄今采取的最具破坏性的行动。

如果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本周设法撕毁了2015年伊朗与美国及另外五个世界大国达成的协议——以冻结大部分核计划换取解除经济制裁——此举将成为他迄今采取的最具破坏性且无谓的行动。

试图(但未成功)废除奥巴马医改(Obamacare)却拿不出任何可行方案取而代之,是一种蓄意破坏。带领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更是极大的不负责任,虽然此举造成的影响被美国各州及企业实现该协定排放目标的决心所冲淡。但重新谈判伊朗核协议相当于打开了战略上的潘多拉魔盒——而特朗普根本称不上战略家。

特朗普政府的伊朗政策乱局中引人注目的一点是,总统身边那些对伊朗深恶痛绝的将军们都支持坚守伊核协议,即所谓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美国国防部长、中央司令部前司令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上周在参议院表示:伊朗遵守了协议;JCPOA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政府应坚守该协议。此前一周,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约瑟夫•邓福德(Joseph Dunford)上将对参议院表示,伊核协议正在发挥作用,让伊朗可能最终开发出核武器的那一天推迟到来。

这些高官都希望压制住伊朗,阻止其巩固自己的“什叶派轴心”——从德黑兰到地中海、再到整个海湾地区。然而,特朗普似乎对实现这一目标的切实可行的政策不感兴趣,只一门心思要撕毁他口中的“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协议”。

美国有足够的余地增加本已非常严厉的非核制裁措施,这些制裁主要针对伊朗核计划以外的活动——其对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也门的干预,或者其弹道导弹计划。一些研究制裁的专家认为,这些制裁措施的效果加在一起,最终有可能通过使伊朗被排除在国际银行体系之外,让JCPOA名存实亡,而且这种做法还不会招致责难;背弃经联合国安理会投票通过成为国际法的JCPOA,则肯定会招致责难。但对于特朗普来说,这种做法似乎阵势不够大。

特朗普看上去肯定将在10月15日截止日期前宣布“取消”伊核协议,此后,美国国会将有60天时间决定是否恢复2015年之前的制裁措施。此举不会产生任何积极效果。

签署伊核协议的欧洲国家——法国、英国和德国——也希望遏制伊朗在中东的冒险主义。就连在叙利亚内战中与伊朗共同支持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政权的俄罗斯,也难以接受伊朗的野心。例如,莫斯科一直在试图重建叙利亚溃不成军的正规军;而德黑兰更倾向于打造由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领导的什叶派民兵——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均是如此。

然而,如今将被视为违反一项国际协议的是美国,而非被国际核查机构一再证明遵守协议的伊朗。特朗普正走向与华盛顿的欧洲盟友的真正决裂。

特朗普的敌对态度已然让伊朗国内的强硬派更加得势,这些人集结在伊朗最高领袖阿里•哈梅内伊(Ali Khamenei)和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周围。与此同时,受到打击的是支持总统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的务实保守派和改革派。鲁哈尼两度赢得总统大选,他承诺利用伊核协议让伊朗及其经济对外开放。特朗普对此并不感兴趣,正如他在今年5月的利雅得峰会上的举动所示(他在会上呼吁沙特阿拉伯领导建立一个逊尼派联盟,以孤立伊朗)。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