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哲学

该不该多懂一点哲学?

邰蒂: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哲学这门学科,古老且值得尊敬,但真正在乎它的人却越来越少。

这个圣诞假期,我们很多人都会收到意想不到的礼物。但英国剑桥大学(Cambridge University)名誉哲学教授奥诺拉•奥尼尔(Onora O'Neill)刚刚收获了一份大礼:上周,在纽约公共图书馆(New York Public Library)举行的一场隆重仪式上,她凭借自己在哲学上的贡献获得了博古睿研究院(Berggruen Institute)授予的100万美元奖金。博古睿研究院是一家位于洛杉矶的研究机构,由生于巴黎的慈善家、投资家尼古拉斯•博古睿(Nicolas Berggruen)创立。

此举让我为之欢呼的理由有很多。首先,没有多少女性能在奥尼尔这般年纪(76岁)凭借任何类型的智力努力获得百万美元奖金——遗憾的是,如今在英国,其他许多老年女性名人似乎要么是烹饪节目主持人,要么是皇室成员。

第二,看到哲学受到颂扬令人高兴。理论上,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门学科古老且值得尊敬,但近年来,政府和学术界主要聚焦于技术和科学领域;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被置于次要地位——不仅是就大学和学校课程而言,也包括我们决定奖励的思想。全球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估算,目前世界各地的各种竞赛和奖项总计提供约3.5亿美元奖金——这一数字近年来急剧膨胀,原因是很多亿万富翁慈善家纷纷设立奖项。然而,如果你仔细查看奖项列表(包括由硅谷怪才们创立的“XPrize”),大部分奖金都流向了科学、医药、技术、清洁能源等领域。直至博古睿哲学与文化奖(Berggruen Prize for Philosophy & Culture)创立——去年的首届得主是加拿大著名哲学家查尔斯•泰勒(Charles Taylor)——几乎没有什么大奖“仅仅”认可智慧的哲学思想。

但或许,我希望为奥尼尔获得百万美元奖金欢呼的最重要原因是她真正取得的成就。在剑桥大学的漫长学术生涯中,她不仅因对伊曼努尔•康德(Immanuel Kant)作品的深入研究而收获赞誉,而且(正如评委们指出的)还“在把纯理论——尤其(但不仅仅)是康德式的理论——与其实践相结合方面非常出色”。

更具体地说,奥尼尔撰写了关于正义和人权的著作,执掌纳菲尔德生命伦理学理事会(Nuffield Bioethics Council),负责英国的平等与人权委员会(Equality and Human Rights Commission),如今作为一名跨党派成员在上议院(House of Lords)担任议员。这些光环足以令你头晕目眩,但也说明了一个更大的要点:打破困扰我们职业世界的一些“竖井”、让学术人士参与公共政策是有好处的(反之亦然)。的确,在一个政治变得如此部落化和琐碎的时代(无论是英国退欧还是其他事务),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这样做。

奥尼尔有很多有趣的思想可供分享。以她对信任的看法为例。近年来(正如我在最近几篇专栏文章中指出的),对于西方世界信任水平不断下滑一说,各方表达了没完没了的焦虑。奥尼尔认为这是错位的。“(人们称)目标是拥有更多信任。坦白地说,我认为这是一个愚蠢的目标,”她在最近的一次TED演讲中表示。“我的目标将是对值得信赖的人(而非不值得信赖的人)有更多信任。实际上,我的目标是尽量不要相信不值得信赖的人。”

相反,奥尼尔认为,“我们需要少思考信任问题,更不必关心民调发现或误读的对信任的态度”,而应将注意力“更多地聚焦于做到值得信任,以及你如何给人们足够、有用且简单的证据,证明你值得信赖”。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