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7年度报告

中国“新时代”思想是一个转折点

珍妮-玛丽•盖思彻:中共十九大提出的新时代思想在西方反响不大。但熟谙本国历史和典籍的中国人懂得其中的玄机。

中国在今年10月举行的十九大上提出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并没有在西方引起很大的反响。但中国的报纸头条可不在乎报纸销量,中国领导人的讲话也是写给熟谙本国历史的人看的。

习近平所提出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要么是在实现中国古代圣贤孔子所倡导的“大学”(Great Learning),要么是带来了一种可能导致共产党、乃至中华人民共和国灭亡的风险。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习近平的“新时代”思想都可能改变我们当今的世界。

《大学》原是一篇阐述远大构想的短文,在约公元前450年撰成,讲述了要让国家恢复到古代和平安宁的黄金盛世,统治者需要遵循的一套法则。

朝着这个目标迈进的第一步是真诚地积累知识,也称作“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因为对于国家的安定至关重要,格物致知和修身都是通过严格的法规和普遍深入人心的道德规范来管理。“大学”的目的是为了维护一个小康国家的安宁,为了服务于统治者制定的更大目标而强调学习和自我约束——这种模式是创造富强国家的范本。

没有文字提到末日风险,但中国悠久的王朝兴衰历史归因于一个强有力的自上而下的秩序观念,这种观念过度关注于实现“大学”,而忽略了民间的风险信号,因而给自己埋下了不可避免走向灭亡的种子。

早在中国历史起源之初,统治者就意识到了末日风险。早期统治者找到的解决方法分为两种:有一些统治者坚持认为,统治者通过修其身来贯彻“大学”、保障每个人的安全,这种做法更有效率。另一些统治者则坚持认为,他们唯一学到的是,宇宙是一个充满变化的谜,只有主动修其身的人们才能洞悉它。

中国典型的黄金时代是在约公元前一千年、周公摄政时期,那是一个实现了“大学”、没有陷入混乱的时期。把古老的巫术与新的“格物”相结合,周公使周朝实现了和平、安全与繁荣。作为他诚意的证据,他后来还政给他的侄子、王位的合法继承人周成王。

几百年后,由于继承者抛开诚意、追求财富和权力,黄金时代终结了。到了公元前450年,周国的土地上展开诸侯混战。战国时期持续了250年。最终,实行严刑厉法统治的秦国胜利了,建立了秦朝。

然而,秦朝建立后不到20年就灭亡了,原因是在对民众惩罚过于残酷的情况下,叛乱失败的代价不会高于服从统治的代价。秦朝之后是建立在妥协基础上的汉朝:保留了部分残酷秦律的铁拳,不过戴上了一副儒家诚意的丝绒手套。

中国历史的下一个千年,“大学”时期和末日风险时期交错出现。当新的王朝通过清除叛军或投机的征服者掌握皇权,皇帝懂得修其身、能够让国家实现小康时,“大学”时期往往就会出现。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康变成了大富,末日风险与日俱增。朝代初期统治者践行的诚意修身被绝对要求服从的残暴所取代,这蒙蔽了统治者的双眼,使他们看不到正在萌芽的风险。

习近平的新时代思想是以“大学”为基础的。他重振共产党及其权力的诸多艰难举措都可以从“大学”中找到依据。其中包括对国家、党、军队和司法系统进行的全面“格物”。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