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生活时尚

中国单亲妈妈大不易

苏娅:中国单亲妈妈不仅在离婚时很难因经济弱势获得补偿,还会因“单亲”状态受到不公正对待。

中国民政部官网显示,2016年中国的离婚率上升8.3%,离婚结婚比达到36.3%,其中北京更是高达58.7%。大城市的生活压力,多样的选择让越来越多的中国女性主动或者被动选择成为了单亲妈妈。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讲述的就是因为第三者插足而失婚的单亲妈妈“逆袭”的故事。耐人寻味的是,剧中3个各具特色的单亲妈妈的“逆袭”,凌玲靠着勤奋工作,“小三上位”,找到了另一半住进了大房子;罗子君从无忧无虑的全职主妇到失婚的单亲妈妈,最终依靠“男神”帮助而成为职场精英;小董则为了加薪升职而陷害同事,当她的阴谋被发现时,她解释说“我也是个单亲妈妈,我的女儿已经9岁了,我的生活也很不容易。”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三名单亲妈妈的“逆袭”成功基本都是靠男人拯救,而无法成功的则要走歪门邪道。在中国,这种案例虽然很极端,但是考虑到一般中国离婚判定对于孩子的抚养补贴较少,社会资源对于单亲妈妈的支持不够,很多时候在没有“男神”的加持下,单身母亲逆袭的确难上加难。

与欧美国家不同,中国夫妻离婚,丈夫(通常是经济上强势的一方)不需要给妻子以赡养费或者补偿,假设由妻子照顾孩子,那么丈夫只需要支付一定的抚养费。中国最高法院对于抚养费的司法解释为抚养费数额的确定一般参照三个标准:子女的实际需要,父母双方的支付能力以及当地的生活水平。然而在具体操作时,大多数的抚养费制定标准是按照当地的平均生活水平制定的,基本在600-1000左右,相对日益增长的儿童教育消费支出,仅仅是杯水车薪。

北京明航律师事务所创始人戚连峰解释,在欧美有些国家对于妻子(经济较为弱势的一方)和孩子会有补偿,但是在中国则完全没有。尽管在一方生活困难的情况下,另一方可以提供暂时性帮助,但仅仅是暂时性的。例如如果没有事先达成协议,电视剧中的子君作为完全没有工作的家庭主妇,其丈夫陈俊生可以将其房子给子君暂住一段时间,但是并没有义务将房子全部给予子君(当然,房子如果是婚后购买可以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而进行分割)。“此外,在中国,对于婚姻过错方的认定也十分谨慎,例如对于出轨的认定实际上是很难的。”戚律师说,“所以,对于过错方来说,整体离婚成本非常低。就孩子的抚养费标准来说,尽管有规定说按照对方实际收入进行支付,但是由于在目前中国的环境下隐藏收入较为容易,认定收入困难,执行困难等各种因素的存在,大多数的案例仍然是按照当地平均生活水平结算,因此整体上非常低。对于抚养方来说,财务压力就会非常大。”根据美国的社会调查数据,单亲妈妈的平均家庭收入往往只相当于完整家庭收入的31%,相当于单独由父亲抚养的家庭收入的63%。

除了财务压力以外,中国对于单亲妈妈的社会资源支持力度也非常低。据《中国家庭发展报告2014》,截至2014年底,中国有2396万户单亲家庭,成因以离异为主,70%为单亲母亲家庭。单亲家庭的母亲不仅要面临工作的挑战,还要面对来自社会的各方面压力,他们接受着来自周围的同情的眼光,或者是如剧中罗子君妈妈般语重心长的规劝,“再找个好男人嫁了”,似乎没有男人的生活就是不完整的;从政府到社会组织,对于单身妈妈的心理健康,社会价值的重建也缺乏相应的支持。对于单亲妈妈来说,自身的提升也在沉重的财务压力下成为了遥远的梦想。因此无怪乎,剧中要把罗子君的逆袭设置成为通过“男神”来完成。而对于单亲家庭的子女来说,“单亲家庭”的出身也会让他们在社交,恋爱甚至是就业中遭受到或多或少的歧视,单亲家庭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心理问题”的代名词,很多人甚至在择偶条件中明确表明不选择来自单亲家庭的配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