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人民币

使用人民币能绕开“美元独裁”吗?

各方正在想方设法躲避美国通过美元施加的影响力。当黄金、比特币以及伪造文件等手段已经用滥,人们将目光投向了人民币。

华盛顿的每个人都认为,对不受欢迎的外国人实施金融制裁,并通过银行体系严格执行,是不用花钱或出兵就能彰显美国实力的有效方式。更重要的是,从自由派民主党人到民粹主义共和党人,他们都认为这样做在电视上听起来不错。

尽管特朗普(Trump)政府推动去监管化,但美国政府通过《全球马格尼茨基法》(Global Magnitsky Act)获得的制裁权力已经从俄罗斯扩大到世界其他国家。更不用说《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Countering America’s Adversaries through Sanctions Act)(以98票对2票通过)——该法案的名称本身就说明了问题。

因此,人们想方设法逃避美国通过美元施加的影响力。经典解决方案(黄金)、技术解决方案(比特币等)和老套的伪造文件已经用滥。现在逃避制裁者、心怀不满的外国官员和极客们正在研究如何转向人民币。

在更为仔细地研究后人们发现,看上去能够替代美元支付系统的其他选择满足不了需要。欧元区、英国或瑞士的主要银行与美元清算系统交织在一起,他们不会参与对其权威的挑战。其他“盎格鲁”国家的银行同样如此。日本人从来不喜欢日元成为国际货币的想法。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货币经济学家史蒂夫•汉克(Steve Hanke)表示:“3000年来都只有一种占主导地位的国际货币。其平均寿命大约是300年。当主权发行人做了一些愚蠢的事情,如出台糟糕的货币政策或者打了一场(耗资巨大的)战争时,占主导地位的货币就终结了。”

在他看来,制裁属于“愚蠢的”一类。

“制裁总是会增加敌人的抵抗意志。文献显示出这一点;一个例子是1941年美国对日本的石油禁运。但是这些政客是经济文盲。他们认为制裁几乎可以毫不费力地攻击敌人。”

过去我曾认为黄金可能是一种不会受制裁影响的替代货币。但美国对扎拉卜(Zarrab)等人协助伊朗逃避制裁一案的审判表明这种想法是错误的。该案中,一名土耳其银行家和一名黄金交易商被判定帮助伊朗将石油和天然气收入洗白。扎拉布和合作伙伴们用伊朗的钱在土耳其购买黄金,把黄金运往迪拜,并通过交易所出售。

随后伊朗政府将国际支付款项从该交易所账户转出。过程非常复杂且花费高昂,洗钱者回头要依据假文件支付美元。

最后,黄金通常需要在某个地方变成美元。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Office of Foreign Assets Control,简称OFAC)和司法部认为,这属于美国法律的管辖范围。

这让我们回到人民币。其主权发行人很难打交道,在军事上独立,拥有大量外汇和黄金储备,以及庞大的经济和技术能力。中国有让人民币变成主要国际货币的明确目标,至少也要在亚洲取代美元。它甚至还设立了所谓的跨境银行间支付系统(CIPS),以及与其他众多央行的双边“清算账户”。

那些寻找替代方案的人自然产生了持有人民币并通过CIPS进行清算交易来避开美国的想法。

中国人说,没有那么快。中国的国际货币研究所(International Monetary Institute)去年7月发布的一份报告称,目前以贸易账户跨境支付为重点的CIPS,在储蓄、吸引参与者以及其他方面不能满足资本账户大规模使用人民币的需要。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