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物联网

我们会成为物联网的奴隶吗?

桑希尔:面对物联网的飞速发展,我们可能进入“技术治下的和平”,届时我们是得到自由,还是被戴上枷锁?

被一些人尊称为西方世界第一位自由至上主义哲学家的16世纪法国作家艾蒂安•德•拉博埃西(Etienne de La Boétie)的作品今天仍然值得一读。在他的《论自愿为奴》(Discourse on Voluntary Servitude)中,拉博埃西指出,大众往往自己甘愿为奴,而不是被主人压迫。

对古代人来说,面包、马戏和“其他类似的鸦片”就是“被奴役的诱饵,自由的代价,暴政的工具”,他写道。“通过这些手法和诱惑,古代独裁者成功地给他们的臣民套上枷锁,让他们心甘情愿地被他们奴役,民众被那些从他们眼前一闪而过的消遣娱乐和空虚乐趣所麻痹,天真、但并不光荣地学会了顺从,像小孩子通过看色彩明快的图画书学习阅读一样。”

几年前,在瑞士的一次公开辩论中,我听到一位听众质疑说,我们是不是被大量推文、点赞和刷屏刺激下分泌的多巴胺所迷惑,而自愿被数字霸主奴役?

如果现在就开始担心我们会成为技术奴隶,那么,在互联网发展的下一个阶段会发生什么?届时,将有数十亿的设备联网。我们的手表、衣服、汽车和数字助理可能会满足我们的每一项需求,提供极大的便利,与此同时,它们也会监视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就连肌肉的一次小抽搐也不放过,让我们赤裸裸地暴露在正在兴起的算法治理(algocracy)面前。

物联网会给我们带来自由,还是给我们戴上枷锁?

这个问题是牛津大学互联网研究院(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教授菲利普•霍华德(Philip Howard)撰写的《技术治下的和平》(Pax Technica)一书的副标题,同时也是最近在剑桥大学(Cambridge University)艺术、社会和人文科学研究中心(Centre for Research in the Arts, Social Sciences and Humanities)举行的一次会议的主题。

霍华德认为,物联网正在成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政治工具,挑战、并在某些方面取代过去500年来最成功的政治组织形式——民族国家——的权威。

“到2020年,将有大约300亿台设备与互联网连接,统治全球80亿人的政治权力将掌握在控制这些设备的人手中,”他写道。

他认为,大多数帝国的强盛都是由信息基础设施领域的技术优势所支撑的。罗马和平(Pax Romana)是建立在道路和水道之上,而不列颠和平(Pax Britannica)依靠的是防御工事网和海上霸权。

但是,即将到来的“技术治下的和平”可能在某些重要方面有所不同。最引人瞩目的是,占主导地位的信息基础设施可能主要由诸如Facebook这样的私人实体、而不是由像法国这样的公共实体所有。这可能导致政府和正在改写政治规则的商业力量之间达成一系列便利的安排。

用剑桥大学政治学教授戴维•朗西曼(David Runciman)的话来说,这个“技术治下的和平”可能会使我们向一个“物有、物治、物享”的政府发展。

霍华德提出,由于商业压力和监管框架的不同,美国、中国和欧洲可能会形成三种不同的政体。全球其他国家将在这场技术大博弈中成为规则接受者,而不是规则制定者。

关于“假新闻”和美国大选受到操纵的辩论,已经让我们提前见识了“技术治下的和平”控制公民社会的能力。想象一下,若一个人工智能机器人可以从物联网上抓取数据,并在选举前48小时向选民有针对性地投放个性化广告。数据沙皇和公民社会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将急剧扩大,形成一条巨大的鸿沟。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