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大视野

美国股市繁荣的隐忧何在?

美国股市正经历一场非同寻常的繁荣,但IPO活动却不尽人意。这表明,除了投资者情绪,还有其他因素在发生作用。

正如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不厌其烦地夸耀的那样,美国股市正经历一场非同寻常的繁荣。去年,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月度总回报每月皆为正数,录得首个完美之年。但股票市场的牛市未能减轻华尔街最大也最棘手的难题之一:上市公司数量不够多。

去年美国的首次公开发行(IPO)表现还算不错。根据Dealogic的数据,共有189家公司在美国股市上市,融资近500亿美元,是表现尤其糟糕的2016年的近两倍。去年的数据带来了希望,但忧虑仍在。

上世纪80年代,美国每年的IPO数量平均超过200宗,在互联网热潮期间(当时焦点是根据充满创意和热情、而非成功业绩记录的招股说明书迅速上市),1999年和2000年美国股市的IPO数量分别为547宗和439宗。如今,公司似乎在无限期地推迟上市,而不是过快上市。

在推动了美国股市本轮牛市的科技行业,这点尤为明显。照片分享应用Snapchat的母公司Snap实际上是去年唯一一家上市的大型科技公司,这引发了有关一些大型知名“零工”经济企业(例如优步(Uber)和爱彼迎(Airbnb))是否会上市的疑问。

银行人士曾讨论过“独角兽”公司:通过风投公司私募、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公司。如今,他们不得不创造出“十角兽”(decacorn)这个词了,用来指在私募市场上估值超过100亿美元的公司。但在市场如此热情之际,IPO活动却总体平平,这表明,除了投资者的股市情绪,还有其他因素在发生作用。

风投公司Canaan合伙人迪帕克•卡姆拉(Deepak Kamra)表示:“对于一家科技公司而言,如果你不能在纳斯达克(Nasdaq)指数位于7000点时上市,那么我就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上市了。”

我们有很多理由希望避免互联网泡沫那样的狂热,根据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商学教授杰伊•里特尔(Jay Ritter)的研究,在当时所有上市的科技公司中,超过三分之二在上市5年内破产。然而,当前IPO数量的下滑趋势,正引发有关美国公开市场吸引力以及新科技热潮好处的分配方式的担忧。

尽管科技公司获得的关注最多,但问题不仅限于该行业。美国上市公司总量处于长期下滑趋势之中。根据编制美国股市一项基准的Wilshire Associates的数据,在1997年达到近7500家的峰值后,上市公司数量在2017年底降至大约3600家,为自上世纪70年代初以来最低。

交易所、投资者、监管机构、商业组织和政治人士都担心,少数内部人士和精英投资者(而非更广泛的投资大众),过多地掌握着持股年轻且具有激动人心潜力的公司的能力。一些人担心,活跃度降低的IPO市场将削弱美国经济的部分活力。

“IPO对于美国经济极为重要,”美国证交会(SEC)委员迈克尔•皮沃瓦(Michael Piwowar)在去年的一次演讲中表示,“一个强劲的IPO市场会鼓励创业、促进增长、创造就业并推动创新,同时会为投资者提供颇具吸引力的扩大财富和减少风险的机会。”

在新任主席杰伊•克莱顿(Jay Clayton)的领导下,美国证交会已把解决上市公司数量滑坡作为优先任务。克莱顿是一位律师,曾参与阿里巴巴(Alibaba) 2014年在美国融资250亿美元的IPO。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