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难民

教堂庇护:非法难民“抓住门环”

茉莉:许多欧洲基督徒以他们对上帝的虔诚,超越国界拯救那些会被政府遣返的难民,维护了基督教的高尚传统。

本文为作者“欧洲难民故事”系列之七

由于中国漫长历史上没有“庇护”的传统,因此少有中国人知道,在欧洲某些国家申请庇护被拒、即将被驱逐的非法难民,如实在无法回国,还有寻求教堂庇护一途。凡看过法国电影《巴黎圣母院》的观众,大都会记住那惊险的一幕:

当吉普赛女郎爱丝米拉达即将被处以绞刑时,巴黎圣母院的敲钟人卡西莫多突然从钟楼上攀绳滑下,扛起爱丝米拉达冲进教堂,高喊:“避难,避难!”国王的军队立即被挡在门外,未敢进教堂抓人。

仅这样惊鸿一瞥,我们便了解欧洲教堂所享有的神圣不可侵犯之地位。在古代欧洲,被追捕的逃犯只要触及教堂的门环,就可以得到庇护,因此有一个西班牙成语叫做“抓住门环”。在以基督新教为国教的瑞典,教会保护非法难民,不但让进教堂求助的陌生人衣食无虞,还让他们享受免费医疗和孩子免费上学的待遇。

不是“白左误国”,是基督教信仰

刚到瑞典不久,我就加入人权组织“大赦国际”,交上了一些品德高尚的瑞典朋友。一个苹果成熟的季节,我们去退休医生夏斯婷家做客。她指着宽敞的二楼告诉我,在那几个房间里,她曾“窝藏”过一些来自伊朗和前南斯拉夫的非法难民。

夏斯婷是瑞典绿党的资深成员,属于对难民友好的欧洲左派,是被海内外右翼华人视为“误国”的一类“白左”。但是,像夏斯婷这样用私人住宅藏匿难民,即使“误国”也不成气候,因为供难民吃住花费大,一般家庭的经济能力有限,而且警察随时可以上门抓人。

其实,在欧洲真正能够对抗国家法令、大规模“窝藏”难民的是基督教教会,在政治光环上属于传统的右翼保守派。据不完全统计,光是瑞典的新教教会,自2015年难民潮以来,已有几万人在被政府驳回庇护申请后,跑进教堂逃避被遣返。其他不同信仰的教会也有收容非法难民的情况。

为什么欧洲的教会俨然是“国中之国”,政府权力不得介入呢?这个传统最早可追溯到古埃及和古希腊,那时神庙都是最神圣的地方,凡是进入神庙的人,不管是什么罪犯都得到保护,这就有效地防止了仇家追杀。

《圣经》有经文将庇护作为命令,要求对陌生人给予接待和保护。例如先知摩西说:“若有奴仆脱了主人的手、逃到你那里、你不可将他交付他的主人。他必在你那里与你同住。”到了中世纪,教会的权势扩大,制定了正式的教堂避难权制度,留下这个传统:教会不分政治与信仰,保护面临危难的人。

18世纪之后,“庇护”超越了国家主权概念,成为人类义务的一种体现。二战后联合国制定了难民法,欧盟及其各成员国的国内法都有关于庇护的法规。但是,一些经过登记甄别,被认为是无资格接受庇护的人,在被遣返之前逃进了上帝的殿堂。

现代国家政教分离,教会已经“上帝归上帝”,不能再干预世俗事务了。但政府出于对传统圣地的尊重,一般不愿进教堂捕人。当然,教会一般也谨守分寸,拒绝庇护杀人犯以及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人。

据说,去年德国明斯特修道院庇护的一位非洲难民,被警察从教堂强行带走,德国宗教界为之大哗。瑞典也有一个发生在南部城市马尔默的案例。当时教会牧师带领一群难民外出,住在一个营地旅馆里,被守株待兔的警察抓走了五家难民。牧师抗议无用,因为旅馆不属于教堂圣地。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