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政治

加利福尼亚与特朗普对抗加剧

这个“蓝州”越来越多的政策与联邦政策背道而驰。如果特朗普已对加州宣战,那么事实证明,该州十分乐意回击。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去年宣誓就职时,毫不迟疑地把矛头对准了加利福尼亚州。

文首照片说明:美国加州旧金山民众举行反特朗普的抗议活动——编者按

他很快宣布,这个由民主党治理的州“失控”了,并威胁称,如果该州当局不配合他那较为强硬的移民政策,他将取消对该州的联邦拨款。

此后,特朗普政府推出了一系列进一步使其与这个美国第一人口大州对立的政策,包括实施联邦大麻禁令(在加州大麻已合法化),开放该州近海资源允许进行海上石油钻探,同时还出台一项不利于高税率州居民的税收计划。

加州参议院议长凯文•德利昂(Kevin de León)表示:“毫无疑问,唐纳德•特朗普把加州作为了靶子,并对这个全球第六大经济体宣战。”

位于美国另一边的佛罗里达州(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投票支持特朗普)近期被豁免执行不受欢迎的海上钻探租赁计划,而作为完全掌控在民主党人手中的深蓝之州,加州就没有这种运气了。

然而,如果说特朗普已对加州宣战,那么事实证明,该州十分乐意进行回击。

从移民和税收政策,到互联网监管和环境标准,加州越来越多的政策与联邦政策对抗或背道而驰——这是对州的权利的考验,最终将会发展到法庭上。

例如,加州参议院的一个委员会本周将讨论一项举措,该举措实际上将废除联邦通信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有关互联网监管的最新政策。该举措将要求加州的互联网服务供应商遵守用于规范互联网流量的“网络中立”标准,这些标准是在奥巴马执政期间实施的,得到硅谷很多公司的支持。

税收方面也有类似的举措,一项立法提案旨在部分规避特朗普去年12月签署成为法律的联邦税收法案。该联邦方案加重了加州等高税率州很多人的负担,因为他们再也不能从他们的联邦报税单中扣减州税了。

支持加州自己的参议院税收议案的德利昂表示:“加州已是一个大捐赠州,我们给华盛顿的远远高于我们实际上所得的,因此我们不计划支持这份涉及数万亿美元的税收捐赠方案。”

他提议的规避手段是让加州人把州税列为捐给California Excellence Fund的慈善捐赠,因为慈善捐赠可以从联邦税收中抵扣,不过这种想法遭到了一些税收专家的质疑。

在移民和大麻问题上,加州长期以来奉行与联邦政府不同的政策,但公然对抗的可能性在上升。特朗普政府的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把这两个问题列为优先工作事项。

不久前,美国司法部宣布,将开始执行关于禁止销售大麻的联邦法规,承诺将“回归法治”。在奥巴马时期,对于在大麻合法化的州使用大麻的现象,联邦政府基本上是不管的。这些州现在包括加州、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

移民话题在加州就更为敏感了,该州与墨西哥接壤的边境地区异常繁忙。周二晚间,加州一名联邦法官颁布了一项全美禁令,明确暂停实施特朗普政府关于停止向所谓的“梦想者”(孩童时期进入美国的非法移民)发放工作许可的计划。

加州的态度日益强硬之时,该州政界人士正为参加今年秋天的选举进行准备工作,届时他们将角逐州长一职以及加州在众议院的53个席位。

共和党众议员戴瑞尔•埃萨(Darrell Issa)周三宣布今年秋天不会寻求连任,他的退休意味着他在众议院的席位也将引来争夺,专家认为民主党人可能拿下该席位。

一些反对的声音表示,加州领导层(都是民主党员)在选举前钩心斗角之际,特朗普政府成了信手拈来的靶子。

将以独立候选人身份竞选州长的环保主义者迈克尔•谢伦伯格(Michael Shellenberger)表示,指责特朗普可以分散选民对加州本地问题的关注。

他表示,“加州当权政客做了很多这样的事,因为这是非常好的政治策略,可以很好地分散选民对本地糟糕局面的关注。”

不过,也有人表示这一次情况有所不同。“之前白宫和加州之间从未出现过如此严重的裂缝,”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公共政策教授雪莉•贝比奇•杰夫(Sherry Bebitch Jeffe)表示。

她认为,特朗普对加州感到格外愤怒,因为该州在大选期间非常坚定地支持他的对手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她称:“唐纳德•特朗普认为加州是他在普选中落后的主要原因之一。”

支持州拥有更大的权利历来是保守派所追求的,而不是自由主义者的目标。然而,华盛顿方面的做法——加州认为华盛顿对其再三发难,特别是在直接影响加州数百万居民的移民等问题上——促使很多人开始反思。

有一个阵容不大却坚定的群体甚至呼吁加州脱离美国——这一想法被称为“加州脱美”(Calexit)。一些选民团体去年就此提交了三项正式的投票倡议。其中两项倡议如果能征集到足够多的签名,就有机会在今年秋天进行投票。

德利昂表示,州的权利和联邦的权利二者之间存在“很微妙的平衡”。但他也认为非常时期需要非常措施。

“当总统不仅对加州、而且对整个美国乃至全世界构成明显且迫切的危险时,这就不再是我们国家历史上的一个寻常时刻了。”

理查德•沃特斯(Richard Waters)补充报道

译者/何黎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