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性骚扰

法国艺术界女性联名写信捍卫“性自由”

在美国反性骚扰运动如火如荼之际,法国艺术界女性却忙着以“性自由”和艺术创作的名义写信捍卫男性向女性“求欢”的权利。

那么法国人在做什么呢?当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在洛杉矶金球奖(Golden Globes)颁奖典礼上宣布性骚扰者的“时间结束了”,而让在场名流激动不已的时候,凯瑟琳•德纳芙(Catherine Deneuve)和其他99名巴黎艺术界的女性,却忙着以“性自由”和艺术创作的名义写信捍卫男性向女性“求欢”的权利。

不出所料,这封充满挑衅意味的信引起了大西洋彼岸的愤怒,在那里,哈维•温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性丑闻动摇了好莱坞的核心,导致社交媒体发起#MeToo(我也是)运动,一系列性骚扰事件曝光,几位知名演员和制片人被无情解雇。但是,这封信似乎也证实了关于法国的陈词滥调——你知道的,这是一个女性的性态度开放、而性是全民体育运动的国家。

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但德纳芙和这封信的其他署名人在国内也面临猛烈抨击——尽管德纳芙是法国国宝级女演员。女权主义者斥其“令人震惊”而且适得其反,特别是此时政府正在筹备立法禁止街头骚扰、并资助一场运动来解释两厢情愿的调情与骚扰之间的法律界限。

法国性别平等部长玛琳•夏帕(Marlène Schiappa)谈到上周发表在《世界报》(Le Monde)上的这封信时表示:“我们已经非常难以让年轻女性明白,在地铁上被阴茎摩擦是一种侵犯。我认为(信中的)这种观点很危险。”

如果说有什么进步的话,那就是法国的强烈反弹表明,该国终于醒悟到性骚扰的概念。法国女性使用更为粗俗的“揭发那头猪”(Balance ton porc)标签来表达她们对性骚扰行为的沮丧(然而,迄今为止法国电影界很少曝出性骚扰行为)。

法国仍需要努力。2014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四分之三的法国人无法区分“引诱”和“骚扰”。包括我自己在内的所有法国女性都获得了一套“救生包”,以便在工作场所、公共交通以及其他地方拒绝和摆脱不想要的性骚扰。过去,我们不知怎么地被阴险地误导,认为性是游戏,是文化的一部分,应该为之感到自豪,甚至受宠若惊,或者更糟糕地,应该加以利用。

因此,当德纳芙和其他99名署名人声称#MeToo运动是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清教徒”反应,为了宗教极端分子的利益将妇女视为永久受害者的时候,她们实际上没有帮助建立更清晰的观点。

但昂热大学(University of Anger)的历史学家克里斯蒂娜•巴德(Christine Bard)评论称,她们的主张太牵强了,以至于人们很难认真对待这封信,而且也不值得试图从中发掘“法国版女权主义”。巴德出版了《女权主义者词典》(Dictionary of Feminists)。

巴德表示:“这封信捍卫了被法律惩罚的行为。”

因此,与其激愤不已,倒不如将其视为巴黎部分狭小艺术圈中兴起的社会学怪诞现象——不过是把有犯罪倾向的性行为视为艺术灵感的有钱而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的怪行。这样看待这件事倒更有趣。

现年69岁的署名人之一凯瑟琳•米勒(Catherine Millet)在2002年出版了《凯瑟琳•M的性生活》(The Sexual Life of Catherine M)一书。米勒在这本自传中图文并茂地描述了自己包括群交在内的性经历。另一位署名人凯瑟琳•罗布-格里耶(Catherine Robbe-Grillet)是一位因受现实生活启发写出性虐待作品而闻名的艺术家。

然而,她们的确在最新的小册子中提出了一个有道理的观点:艺术创作有可能被#MeToo的反弹污染。

我们应该拒绝被认定为性骚扰的画作吗?应该禁止似乎让性暴力合法化的电影吗?另一位获得奥斯卡奖提名的法国国宝级女演员伊萨贝尔•于佩尔(Isabelle Huppert)在今年的金球奖颁奖典礼上优雅地提出了这个严肃的问题。

她说:“‘法国新浪潮’(French New Wave) 电影的导演们喜欢这个句子:‘电影制作是让美丽女性做美丽事情的艺术。’但这是在荧幕上,你知道,只是在荧幕上。”

译者/裴伴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