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大视野

中渔集团与亚洲大银行的债务纠纷

香港家族企业中渔集团拖欠巨额贷款案引出了一个问题:银行向企业客户发放贷款之前是否进行了充分的尽职调查?

会议室里挤满了数十名愤怒的债权人,他们代表亚洲多家大银行。他们想知道2014年3月份向中渔集团(China Fishery Group)及其关联公司发放的6.5亿美元贷款的情况,并日益担心这些贷款将会永远得不到偿还。

这是2015年12月的事情,当时债权人既有汇丰(HSBC)和渣打(Standard Chartered)这些银行,也有马来西亚最大的金融服务集团马来亚银行(Maybank)。他们叫来了时任中渔集团首席执行官黄裕翔(Ng Joo Siang),要求他解释为何该公司不再履行债务协议条款——所借债务用于为2013年收购一家秘鲁渔业企业提供再融资。中渔集团是一家总部在香港的家族控股企业。根据三位在场人士的话,当时人们围住黄裕翔质问资金去向,结果没几分钟就听到他冲这些人叫喊起来。

这场冲突发生在香港中信大厦18层马来亚银行的办公室。如今两年过去了,债权人们仍在等待。

自2016年6月中渔集团依据美国破产法第11章申请破产保护之日起——此举令其香港债权人颇感意外——这场争执就转移到了纽约。在向美国法院提交的一份文件中,一些债权人表示就“总额超过10亿美元的可疑交易”对黄氏家族感到担忧,并怀疑该集团“大幅高报营收和应收/预付账款”。他们请求法庭指定一位受托人,如今这位受托人威廉•勃兰特(William Brandt)在南美、纽约、新加坡和香港之间奔波,试图出售包括那家秘鲁企业在内的资产。

咨询公司FTI对中渔集团的财务状况进行了单独调查,发现部分债权人所提供资金的最终去向存疑。根据法庭文件,勃兰特正在调查这方面的情况。与此同时,黄氏兄妹以及至少一位代表黄氏家族的律师——香港Mehigan律所的伯蒂•梅西甘(Bertie Mehigan)坚决否认黄氏家族有不当行为。

这些银行拒绝就中渔集团的贷款协议置评。近几个月来,它们把其中部分债务卖给了太平洋两岸的对冲基金。但是该案提出了一个问题:尽管监管机构在金融危机之后出台了额外的保障措施,但在某些情况下,银行向企业客户发放贷款之前是否进行了充分的尽职调查?

一些债券持有人的代理律师表示:“这(已经变成了)大规模的推卸责任。为什么当时人们不说问题从哪里开始的?我们怎么就没注意到?”

黄氏家族掌控着一个相对简单的工业化渔业捕捞业务。中渔集团成立于上世纪80年代末,捕捞范围从智利附近海域到符拉迪沃斯托克周边的寒冷水域,旗下工厂——大多数在中国,但有一个上市公司——把鱼做成鱼粉和冻鱼条。

相比之下,它的企业结构绝不简单。处于集团顶端的是私人持有的、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NS Hong Investment,后者是太平洋恩利国际(Pacific Andes International Holdings)的控股股东。1994年太平洋恩利在香港上市。两年后,黄氏家族将太平洋恩利资源发展公司(Pacific Andes Resources Development)在新加坡上市——截止2016年,太平洋恩利国际持有太平洋恩利资源发展66.5%的股权。该家族控制着中渔集团最有价值的资产——在2013年以8亿美元收购的秘鲁Copeinca渔业公司。

中渔集团旗下还有其他几十家实体。2016年共有16家公司在纽约依据破产法第11章申请破产。此后还有21家公司也提出了申请。在香港和新加坡的两家上市公司的股票自2015年11月起停牌。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