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航天

马斯克的飞天梦与所有制问题

邓聿文:没有美国的资本主义为马斯克、乔布斯提供制度土壤和环境,就不可能产生他们这样的冒险家和梦想家。

埃隆•马斯克的猎鹰重型运载火箭的发射成功,是人类航天史上的重大突破,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它是史上推力第二、现在运行的推力最大的火箭,并实现了火箭的再回收;第二,它是全球有史以来首次由私人企业发射到太空的火箭,而早在2012年,马斯克已经发射了飞船并顺利折返,打破了航天领域过去由官方垄断的局面,开启了太空运载和发射的私人时代。

在讨论猎鹰重型运载火箭对人类航天的意义时,多数论者把焦点放在第一个方面,但我认为,其实第二个方面更具制度价值。猎鹰重型运载火箭的发射成功,固然离不开马斯克的个人因素,然而,马斯克的个人飞天梦及为此所做的努力,却无意间证实,官方行的,私人企业或个人也行。

航天是高投入、高技术、高风险的事业,在马斯克之前,这都是官方垄断的领域,私人企业鲜有敢入足的,更别说个人,即使在资本主义的大本营美国,也是如此。但马斯克改变了此一局面,2002年,这位特斯拉创始人成立了专司太空技术探索的Space X公司,宣布自己要研制和发射火箭,并在2010年12月8日,用自己公司研发的猎鹰9号火箭成功将“龙飞船”发射到地球轨道,实现了私人企业发射飞船的零的突破。

马斯克做到了过去只有官方才能做到的事,把火箭和飞船送上了天,证明了他想将人类送上火星的梦想不是在吹牛。马斯克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但在太空探索的过程中,并不是只有冒险才行,还必须有科学精神。马斯克的火箭发射就经历了十几次失败。此次猎鹰火箭的发射,为降低外界的期望值,马斯克还把它说成是试射。然而,作为一个冒险家、梦想家和科学狂人,马斯克的冒险和梦想之所以能一步步变成现实,从制度的因素说,是因为美国有保障实现其梦想和冒险的制度。尽管一开始许多人认为他吹牛,但美国法律并不禁止私人公司进入航天领域,在SpaceX公司成立后,美国宇航局给了公司研制和发射火箭的许可证,2011年宇航局还与公司签署了一份价值16亿美元的合同,公司为美国宇航员提供12次运输补给任务。根据NASA的计划,当美国所有航天飞机2011年退役以后,将依赖像Space X公司这样的私营公司把物资补给送入国际空间站。可见,也只有在美国这样的国家,马斯克才能实现他的梦想。

美国是典型的资本主义国家,也是典型的私有制国家,马斯克的精神就代表了美国的精神,而美国的精神,就代表了资本主义和私有制的实质。

有人会发问,将马斯克的行动与所有制联系在一起,是不是过于牵强?不,一点也不!没有以马斯克、乔布斯为代表的这种冒险进取精神,就没有美国的资本主义;反之,没有美国的资本主义,为马斯克、乔布斯提供制度土壤和环境,也就不可能产生他们这样的冒险家和梦想家,或者即使人们怀有梦想和冒险,也无法实现。

在美式资本主义制度和精神中,一个基础的东西就是私有制、私人企业制度。

私有制曾被马克思批判为社会产生剥削和不平等的温床。固然私有制有这样的一面,但私有制对个人产权的保护以及由此激发的创新精神,却是人类发展和进步的根本动力,而其剥削和不平等的一面,随着劳工制度的完善以及政府二次分配的加强,正在最大程度地得到克服。相反,马克思设想的代替私有制的公有制,虽然理论上那么美妙,但在实践中,借用马克思自己创造的一个术语,却“异化”成社会不平等的“恶之花”,此中根源,除了与人类的自然本性这个众所周知的事实不相容外,也在于以下几点: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