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朝鲜

特朗普-金正恩会谈与中美朝三方利益互动思考

刘鸣:单靠美朝两家谈能否最终实现目标,美朝都没有把握,而且最终解决方案必然需要其他国家的同意、配合、支持。

一、金正恩重提无核化意味什么?

这次金正恩建议与特朗普会面,并同意在美朝领导人会谈时可以讨论无核化问题,这是朝鲜领导人经过深思熟虑后的重大政策调整与举措,它既是战略性,也是战术性的。

战略性的决策,主要有几个方面:金正恩认为随着“火星-15”的试射成功,其射程圈可以覆盖美国全境,证明其核导一体化已经完成,达到了一个最高阶段,这实现了其祖、父辈梦寐以求的目标——成为一个核大国。从其个人在朝鲜的历史地位上看,已经留下了可以大书特书的光辉一页;也达到了振奋国内军队、民众、高级干部的自豪感,使他们心服口服接受其为党、国家、军队当之无愧领袖的效应;同时,也向美国、韩国、中国证明不能低估其军事与政治实力的目标。

但是,具有核能力与地位是一回事,是否要持续提高能力,形成实际的对外投送能力,特别是构成与美国相互确保摧毁的能力,与美韩中形成长期的对抗关系格局又是另外一回事。经过近两年不顾国际社会批评的超密集的核导试验,朝鲜与中美韩等国形成了一种持续升高的对冲博弈的危险态势。特别是随着联合国安理会2397号决议案决定对朝石油制成品的供应限度从原定的200万桶减少到50万桶;相关国家开始遣返朝鲜在海外的6万名劳工;中国也停止了所有朝鲜在中国的企业经营活动,朝鲜的正常经济生存遇到了较大的困难。联合国负责政治事务的副秘书长费尔特曼2017年12月7日访问平壤,向朝鲜明确传递了信息:如果朝鲜继续进行核导试验,紧张局势可能失控,形势会非常危险。这个信息使金正恩明白,特朗普的战争威胁不仅仅是讹诈。这些情况发展使金正恩本人及其顾问隐约地理解了一点,即朝鲜半岛周围的大国权力控制结构无处不在,小国天生的困境与局限性使其最终无法超越、突破这种大国全方位的高压天网。

因此,他必须见好就收,把工作重心转向扭转目前对其不利的国际环境上,确保国家的经济发展,引导朝鲜半岛进入一个相对合作对话的新时代。它需要首先通过停止核武器发展,乃至以最终弃核的姿态与阶段性的举措来寻找新的发展机遇与空间,改变朝鲜在国际上孤立、外交上被动、军事上危险、经济上封闭落后的局面。

战术上考虑:战略上的转弯并不是这么容易,他已经拥有了核导成功的国家既得利益,他并没有考虑好要彻底放弃其高压、集权、内闭式的家族统治与军事-国家一体化的政治模式;他并没有准备好建立一个与美韩和平共处的朝鲜半岛安全体制;他也不可能相信美国与韩国会真正接纳其为一个国际社会内的一个正常国家,长期容忍其国内的政治与政策。从这点上推导:继续在一定时间与范围内保留其核导物质力量与能力,作为维持其内外地位合法性与同美国进行周旋的工具与筹码,将是其中短期的必然选择。

但在外部空前的压力与围堵的形势下,它必须以战略性表态与战术性实质退让来止损国际社会对其利益的持续重创:

1. 放低身段,果断迈出六年多来首次赴京请益的一步,以“负荆请罪”的姿态来争取中国对其昔日损害中国利益、对华态度傲慢的原谅,重唤中国的同情与政治支持。当然,他也知道中国对无核化的立场是稳定双方关系的底线,他必须自我否定其在核发展目标上的不妥协立场,他也必须在名义上接受中方长期坚持的重大事项上保持战略沟通的要求,以此暂时消解中国的不满,重新打通两国政治与战略天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