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文化

我们需要怎样的公共阅读?

岳源:好的公共阅读是一种对价值判断和平等的尊重,谈论格调高低是自大的表现,谁也没有权利去笑话他人坚信的价值。

近几日,“下架整改”成了中国大陆互联网行业的热词。“今日头条”、“凤凰”、“网易”均被广电总局点名整改,要求暂停其移动客户端下载服务。

在这些整改令中,最受关注的是4月10日广电总局对“今日头条”的整改令,除了责成其暂停客户端下载外,还要求“今日头条”永久关停旗下“内涵段子”客户端软件及公众号,理由是“存在导向不正、格调低俗等突出问题,引发网民强烈反感。”

“今日头条”和旗下“内涵段子”是当下中国网络公共阅读领域的代表性产品,“今日头条”以其独特算法为卖点向用户推荐信息,“内涵段子”则主打搞笑内容,在下架前已积聚2亿用户,庞大的用户数量和流行程度自然引来更多关注。

被勒令整改的“今日头条”们均属于提供公共信息阅读服务,追求最大的用户数量和最多点击阅读量。这些颇为流行的公共阅读服务的被迫整改,让我们不得不在此时思考一个问题:我们需要怎样的公共阅读?

何为公共阅读?《重返公共阅读》的作者王晓渔说是与公民常识有关的阅读。这话很对,但我认为公共阅读并非仅仅指阅读的内容,还包含一种社会参与。“公”为公有,“共”为合力,就如同“公民”的内涵一样,强调阅读能够成为参与社会的一种方式,公众通过阅读来获取信息,同时能够通过反馈表达,来参与社会事务。它是一种阅读行为,更是一种阅读氛围。

好的公共阅读,在我看来既要有好的阅读内容,也要有好的阅读环境,二者缺一不可,这种公共阅读,有丰富的阅读内容做基础,并在宽松的阅读和讨论环境中,形成能够让人们自由做出价值判断,并学会尊重他人价值观的一种社会氛围。

好的阅读内容,能够给读者提供价值增量,简单来说就是“有用”。我不愿意以高雅与低俗来划分阅读内容的好坏,那样会让人觉得自大清高。“高雅”和“低俗”是个相对概念,一本传统意义上的高雅书籍,对于一个没读完小学的人来说,其提供的价值可能远不如“内涵段子”里的一则帖子来的大,因为他可能完全不懂高雅书籍里任何一句话的含义,但那则“段子”则可以让他开心一天,谁能否认开心是一种“有用”的价值呢。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高雅”和“低俗”是平等的。

我是“今日头条”的早期用户,用过数月后卸载,从来都不是“内涵段子”、“抖音”或者“火山小视频”的用户,这只能说明我狂妄地认为这些平台上的信息并不能给我带来价值增量,但并不代表我否定这些信息存在的价值。从网上拍山倒海的评论来看,这些平台至少给它们的用户带来了快乐,并且消除了寂寞,这是多么功德无量的事情。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因为认定“内涵段子”之类内容低俗就将其封杀,某种程度上扼杀了这些内容可以带来的价值增量。

阅读内容能给受众提供多大的价值,并非他人可以判断。马斯洛说人有五层需求,转移到对阅读的需求上也是如此。有的人只图个乐呵,有的人希望获取专业知识,有的人则追寻人生的意义。所以,无论什么内容,总能在某个层面满足某类人的某种需要,而这种需要无所谓高尚或者卑贱,只要它在既定的社会共识范围之内,就有权利得到满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