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企业

千禧一代如何做合格的企业继承人?

加普:一项研究发现,美国家族企业中只有10%能撑到第三代。继承家业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管理它却很艰难。

经济学家约翰•肯尼思•加尔布雷斯(John Kenneth Galbraith)写到科尼利厄斯•范德比尔特(Cornelius Vanderbilt)的继承人时,称他们“挥霍财富只为了频繁且无与伦比的自娱,而且方式常常愚不可及”。这种愚蠢似乎已被大韩航空(Korean Air)会长赵亮镐(Cho Yang-ho)的女儿们继承。

赵亮镐近日解除了她们在公司的高级职位,他表示:“我女儿们的不成熟行为令我深感痛心。”2014年赵显娥(Heather Cho)因航班上提供坚果的方式而羞辱了一名大韩航空机组人员,从而声名狼藉,而她的妹妹赵显玟(Cho Hyun-min)据称在一次争执中将水杯泼往一名广告公司主管。

赵亮镐曾承诺会与更专业的管理者一起让大韩航空更强大,但他的后代没有做到。他的儿子赵源泰(Cho Won-tae)是这家公司的社长,而且可能有一天会领导由赵亮镐之父创立的韩进集团(Hanjin)。这种将企业留在家族手中的本能很难克制。

投资人兼实业家万桑•博洛雷(Vincent Bolloré)之子、现年38岁的雅尼克•博洛雷(Yannick Bolloré)最近在一起贿赂调查中被捕。就在不久之前他还称自己被任命为维旺迪(Vivendi)——他父亲控制的法国媒体集团——监事会主席“很正常”。而对于戴维•罗斯柴尔德(David de Rothschild)之子、37岁的亚历山大•罗斯柴尔德(Alexandre de Rothschild)来说,5月接管家族银行同样很正常。

这很正常,但是明智吗?大韩航空两位女继承人名声扫地显示了千禧一代继承人的资格问题。由于没多少创始人子女完全够格担任最高职位,导致多数家族企业在创始人去世后被交到职业经理人手中。

维持家族控制还是可以有优势的——不管是通过董事会主事还是由创始人子女担任总裁。这方面的案例在媒体业很常见——阿瑟•格雷格•苏兹贝格(Arthur Gregg Sulzberger)接替他父亲成为《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发行人——而且行得通。布莱恩•罗伯茨(Brian Roberts)从他父亲拉尔夫•罗伯茨(Ralph Roberts)手中接管了费城有线电视公司康卡斯特(Comcast),并将其转变成一家全球企业。

家族后辈可能会更专注于企业的长期健康,并且更愿意忽视来自外部投资者的短期压力。德国的一项研究发现,如果中小型企业领导人的子女有可能继承公司,这些领导人会对公司作出更长期的投资。员工可能会更信任家族领导者,工作也会更卖力。

但尽管家族管理企业的表现往往优于那些投资人与经理人毫不相干的企业,次代首席执行官却未获好评。一份对财富500强公司的研究总结道,“当后代担任CEO时,企业价值被破坏了。”那么后辈怎么做才能战胜这些困难并成为合格的领导者呢?

首先,要谦逊。赵氏女继承人身败名裂就是栽在这上面,其表现就像家族地位让她们可以不必遵守一般行为规则。事实上情况恰恰相反:如果每个人都知道你不是完全靠个人才能得到这份工作,那么你更要证明自己的能力。

低调行事也有所帮助。值得注意的是,阿瑟•格雷格•苏兹贝格和阿涅利(Agnelli)家族投资公司Exor掌门人约翰•艾尔肯(John Elkann)都以低调勤勉著称。而拉克伦•默多克(Lachlan Murdoch)正是因为比他兄弟詹姆斯•默多克(James Murdoch)稳重,才成为其父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在21世纪福克斯(21st Century Fox)和新闻集团(News Corp)的可能继承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