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美贸易战

FT社评:特朗普为何对中兴案态度反转?

美国总统不仅解除了对中兴的限制,还希望该公司恢复元气。这种不同寻常的反转暴露了这位总统的两大特质。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贸易政策是一种相当于经济文盲的极端重商主义——肆意践踏国际法,并威胁在所到之处摧毁供应链。但至少那是可以预见的。不仅如此,他的贸易政策还几乎随机地摇摆,今天的绝妙主意完全违背上周的坚定信念。

在退出伊朗核协议后不久,美国总统释放信号,要对中兴通讯(ZTE)网开一面——这家中国公司此前被禁止从美国公司采购重要部件。颁布禁令的原因是,调查结果显示它非法向伊朗和朝鲜出售产品。

此举不只令人惊讶(考虑到特朗普对中国制造商以及他们被指窃取美国就业和生产的敌意),它还与美国情报机构和执法部门很多高级官员的强烈看法直接抵触:他们一再警告,中兴的产品可能被用来对美国用户进行间谍活动,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显然,特朗普在不到一周时间里忘记了,惩罚与伊朗做生意的公司是美国当前外交政策的主要目标之一。贸易和安全利益相冲突很普遍。比较罕见的是看到美国总统突然逆转实行多年的美国既定政策,实施一项既损害贸易又损害安全利益的决定。

特朗普不同寻常的反转——他不仅解除了对中兴的限制,还积极希望该公司恢复元气——似乎完全是因为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沟通(在一个中国代表团赴华盛顿就贸易问题进行磋商之前)。

在该背景下,此举充分暴露了特朗普作为总统的两大弱点。首先,他沉溺于一时冲动地与其他强势领导人撮合交易,而几乎不考虑后果——对他所追求的目标的后果,以及对美国其他利益的后果。其次,他蔑视政府的正常职能,尤其是在美国复杂而多层面的行政当局内部煞费苦心地制定政策的跨部门流程。

对中兴的限制——一度使该公司濒临崩溃——并不是武断行使权力。这些限制措施是正当程序的结果,此前有证据显示,该公司违反了在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时期与美国司法部达成的协议条款。当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在4月宣布该禁令时,他称该公司的行为“极其恶劣”和“不容忽视”。但这一坚定的评判显然敌不过反复无常的总统接到的未知提议。

使这一切更糟糕的是特朗普的成见的狭隘性:他念念不忘美国对华商品贸易逆差,并似乎认为这个逆差可以通过贸易政策来轻松操纵,而不会在其他地方制造失衡。如果特朗普为了习近平提出的某些短期噱头(比如命令中国国企购买更多美国出口商品)而轻易在美国国家安全的一个严重威胁上妥协,那将是他有史以来达成的最糟糕的交易之一。

特朗普完全有可能在反转之后很快再次反转,特别是如果他没能在贸易上从习近平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与此同时,这件事是更多证据(如果还需要更多证据的话),证明他的白宫极度缺乏成熟的政策制定。

译者/马柯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