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航空业

中国航空公司全球高薪“挖”飞行员

中国航空业飞速发展,巨大的需求促使中国的航空公司提供优厚薪酬,全球招募飞行员,并在海外收购飞行学校。

中国的航空公司正在收购外国飞行学校,挖走飞行员,这加剧了本就严重的人才短缺,有可能会让全球航空业陷入危机。

“在我们一生中,也很可能在整个历史上,中国航空业的增长都是空前的。”香港航空业律师保罗•杰贝利(Paul Jebely)说,“订购的飞机比能驾驶它们的飞行员还要多。”

飞行员的短缺导致航班取消、利润受损,并使世界各地航空公司难以达成雄心勃勃的增长目标。

去年9月,由于飞行员短缺加剧了飞行员值勤班次的混乱,廉价航空公司瑞安航空(Ryanair)取消了2万次航班。这迫使其改变长期以来的政策,承认工会,并同意新的薪酬协议——据这家公司称,此举将使其从2019年起每年多花费1亿欧元(合1.2亿美元)。阿联酋航空(Emirates)是最新一家感受到飞行员争夺战影响的大型航空公司,由于短缺大约125名飞行员,这家中东航空公司本月取消了一些航班并停飞了一些飞机。

“我们有点缺飞行员,”阿联酋航空的首席执行官蒂姆•克拉克(Tim Clark)在上个月有些轻描淡写地说,他补充称,中国的航空公司向飞行员提供了极具竞争力的薪酬方案,邀请他们前往上海或者北京工作。

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的预测,到2022年,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航空客运市场。

美国飞机制造商波音(Boeing)预测,从现在到2035年,中国将需要11万名新飞行员,预计在未来20年中,中国的航空公司将购买7000架商用飞机。

去年中国的航空市场增长13%,旅客运输量5.49亿人次,是2010年旅客运输量的2倍。驱动这一增长的因素包括中产阶层扩大,中国的航空公司扩充航班路线,以及渴望吸引中国游客的外国政府放宽签证限制。

在2011年至2017年间,在华工作的机长和副驾驶数量几乎增长了一倍。近几个月,中国的主要航空公司——中国东方航空(China Eastern Airlines)、中国南方航空(China Southern Airlines)、中国国际航空(Air China)——都加大了招聘力度,并正在扩大海外培训的规模。

帮助中国的航空公司招募外籍飞行员的Wasinc International的总裁戴夫•罗斯(Dave Ross)说:“中国的航空公司已经大幅提高薪酬。”罗斯表示,从中美洲或者拉丁美洲、以及欧洲的一些地方来华工作的飞行员或许能拿到原来薪酬的4倍。

罗斯说,过去10年中,中国给外籍飞行员提供的起薪已经从月薪1万美元上升至每月2.6万美元,这些薪酬是免税的,并且还在上升。

“一些中国的航空公司现在提供免税的薪酬方案,可能达到西方航空公司的2倍,”澳大利亚和国际飞行员协会(AIPA)的主席默里•巴特(Murray Butt)说。

印度飞速发展的航空客运业给全球飞行员的短缺带来了更大的压力。自千禧年以后,其旅客运输量一直以约16%的年均增速增长。

过去几年,随着旅客运输量的快速增长,印度的航空公司一直通过日益优厚的薪酬合同,从军队、国外和它们的竞争对手那里挖飞行员。它们还使飞行员更加难以离职,强制要求机长提前一年告知离职意向。

“航空公司一直在相互挖人,这一举措就是为了阻止一些挖人。”一名飞行员在谈到提前一年告知离职意向的规定时说,“但就飞行员个人来说,这简直是无法忍受。”

中国的航空公司为飞行学员支付学费,目前正加大力度培养更多本土人才。但中国只有22所飞行学校,中国对国内空域使用的限制也使中国的航空公司日益把目光投向海外,与外国的飞行学校合作。

去年,中国的5053名飞行学员几乎有一半是在国外受训的,这给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飞行学校及其所有者带来了一项蓬勃发展的业务。

“中国的企业正在从澳大利亚到美国、从菲律宾到加拿大等地疯狂收购海外飞行学校。”杰贝利说,“那里有很多非常开心的飞行学校所有者,他们已经变现,其中一些还拿到了高昂的溢价。”

坐落在墨尔本穆拉宾机场(Moorabbin)的CAE Oxford飞行学校崭新的办公室和最近购置的塞斯纳(Cessna)飞机,凸显出中国的资金是如何改变澳大利亚的飞行学校行业的。

“现在我们大约有一半的学员是中国学员——这意味着我们可以投资飞机和设施,正如你在这里看到的,”CAE Oxford的总经理迈克•德林考尔(Mike Drinkall)说。CAE Oxford在全球各地运营逾50所飞行学校。

中国东航在2014年收购了CAE澳大利亚飞行学校一半的股份。今年,中国东航在这个飞行学校培训150名飞行员,并计划在对在建的设施投资5000万美元后,将培训人数提高一倍。

中国的飞行学员涌入澳大利亚,而同时取得商业飞行执照的当地学员的人数降低了25%——这引起了澳大利亚的航空公司的忧虑。

“每个地方都缺飞行员。我们很幸运,因为我们处于食物链的顶端。”澳洲航空(Qantas)的首席执行官艾伦•乔伊斯(Alan Joyce)说,“但我们现在担心的是,我们正从军队和通用航空业招募飞行员,我们不能一直这样,否则生态系统将无法存续。”

澳洲航空表示,明年将开办澳大利亚最大的飞行学校,一年培训500名飞行员。学校将招收澳大利亚籍学员,也招收外国学员——包括中国学员——因为澳洲航空希望利用世界上发展最迅猛的航空市场赚取收益。

“考虑到我们的品牌声誉,这本身可能会成为一门不错的生意,”乔伊斯说。

Nicolle Liu香港、基兰•斯泰西(Kiran Stacey)新德里补充报道

一个中国飞行学员在墨尔本的日子:新鲜空气、阳光和英语课

中国的航空公司每年派2500名飞行学员前往海外受训,以满足对飞行员飞速增长的需求。宋博(音译)就是其中的一员。

这名22岁的山东青年目前在CAE Oxford墨尔本飞行学校学习,这里聚集了150名中国东航派遣的飞行学员。

“你知道,在中国,我们需要越来越多的飞行员,但我们的空域不够,飞行学校也不够。因此我们必须来这里,”他说。

宋博正在接受培训,目的是取得澳大利亚民航安全局(Civil Aviation Safety Authority)颁发的商业飞行执照。他将在澳大利亚待20个月,完成200到250个小时的飞行,同时还要上英语课。

“英语真的很重要。我们需要与教练沟通,与塔台沟通,”他说。

在取得商业飞行执照之后,一些学员还会接受额外的高级培训。如果成功,这些学员将会毕业,并加入中国东航——中国最大的航空公司之一。

“我想每个飞行员都想当机长。也许当我完成训练以后,我能够驾驶大飞机。那就太棒了,”宋博说。

在被问到他在中国的家乡与墨尔本有什么不同的时候,他回答:“这里的生活非常的舒适。实际上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天气和空气。中国的空气是受污染的,而墨尔本的天气很好,新鲜的空气也让人陶醉。”

译者/徐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