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经济学

你的幸福感靠谱吗?

哈福德:杯子是半满、半空还是被加入了剧毒氰化物?乐观和悲观情绪各有利弊,但眼下世界需要一剂现实主义。

杯子是半满、半空还是被加入了剧毒氰化物?上周我曾撰文写过《我们靠什么理解世界?数据还是体验?》——讨论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直觉认知,与电子表格中所描述的世界之间的差别。当我们受邀反思事情是向好的方面还是坏的方面发展时,没有什么比上述差别更明显了。

虽然有一些例外,但情况是这样的:这个世界在很多重要的方面正变得越来越好,但我们根本没意识到这是真的。人口增长已戏剧性放缓。世界上大多数婴儿都至少接种过一种疫苗。在受教育机会方面,女孩正迅速赶上男孩。这个世界充满瑕疵,但进步不仅仅是可能的——它正在发生。

新书《事实》(Factfulness)——由安娜•罗斯林•朗伦德(Anna Rosling Rönnlund)、奥拉•罗斯林(Ola Rosling)和已故的汉斯•罗斯林(Hans Rosling)撰写——描述了这种知识鸿沟,它有时甚至是荒诞的:三分之二的美国公民认为,生活在极度贫困中的全球人口比例在过去20年中翻了一倍;事实是减半了。正如汉斯•罗斯林过去常说的,我们变得如此无知并非偶然。

我们的错误认识也不仅限于在全球发展方面。民调机构益普索•莫里(Ipsos Mori)的调查显示,发达国家公民对自己的国家也不甚了了。

多数人大大高估了犯罪的盛行程度(在英国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已戏剧性下降)和未成年少女的怀孕率(受此影响的13至15岁少女比例不到1%)。我们也严重高估了西方国家穆斯林人口的规模,这似乎表明,小报渲染的担忧在我们的脑海里留下深刻印象。

这不仅仅是一个统计现象——而且也是个政治和心理上的谜团。对于失业、恶意破坏、移民、乱扔垃圾、经营不善的医院或者贩卖毒品,我们该有怎样的担忧?

对此没有客观的答案,但人们强烈倾向于关心国家存在的这些问题,而对自身所处的当地社区更为放松。在我们生活的地方,我们看不到严重的问题,但我们能强烈感觉到周围遍布麻烦,只是这些麻烦都在我们的视线范围外。经济学家马克斯•罗泽(Max Roser)(Our World in Data 网站的创始人)称此为“地方层面的乐观主义和国家层面的悲观主义”。

当询问人们有关自己的幸福感时,这种错搭尤为显著。我们几乎都相当满足:在英国,92%的人对自己的生活感到“挺幸福”或者“非常幸福”。但我们认为,同胞中只有不到一半的人处于同等幸福的状态。英国在这方面尤为典型:到处都是幸福的人,但人人以为自己周围都是苦难。

这种笼统的悲观情绪似乎很强大。有一个全球性问题是人们搞对的(尽管有激烈的虚假信息宣传),而这个问题是坏消息:气候专家是否相信地球会在下一个世纪变得更暖?

所以我们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除了我们自己的体验,我们对其他所有事情都抱有系统性的过分悲观态度。这并非完全属实。英国《金融时报》的图表博士艾伦•史密斯(Alan Smith)告诉我,沙特阿拉伯人对肥胖的盛行过于乐观:他们认为全国有四分之一的人超重或肥胖,但真正的数字更接近于四分之三。大多数国家的大多数人也都低估了财富不均;它比我们想象的更糟,尽管在这个问题上,英国是个例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