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朗普

默多克、特朗普与怨愤政治学

卢斯:一位是地产大亨,另一位是媒体大亨,两人的42年缘分证明,能够挖掘大众不安全感的人,无异于发现政治金矿。

当今的伟大选举技巧是驾驭怨愤的能力。这其中的心理学很简单。找到一个感觉受到轻视的庞大人口群体。把你的焦虑与他们的焦虑融为一体。别忘了娱乐性。最重要的是把选民作为达到你的目的——权力、地位和更多财富——的递送工具。把政策留给书呆子。名望属于赢家。那些找到方式挖掘大众不安全感的人,无异于发现了政治金矿。

这种操作也为媒体业创造了奇迹。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从罗伊•科恩(Roy Cohn)那里学到了很多此类技巧,后者是纽约臭名昭著的律师,他向特朗普传授的高见是:羞耻心是弱者才有的苦恼。如果你不计羞耻,那么世界就在你的掌控之中。命运青睐厚颜无耻之人。1976年,科恩将美国总统介绍给了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当时后者刚买下《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特朗普的滑稽有助于报纸销售,而报纸反过来给他带来了他渴望的名声。他们的关系改变了西方的民主进程。但正是默多克让这一切成为可能。

你可以把这个过程想象成把伦敦西区(West End)的一出卖座话剧带到百老汇(Broadway)。默多克将其在澳大利亚和英国的成功做法——桃色与严肃政治的混合;大众题材和寡头控制——复制到了纽约。福克斯新闻台(Fox News)是其中的典范。早在特朗普声名鹊起之前,默多克就为他那种政治风格播下了种子。两人都出生于富贵家庭——默多克继承了一份澳大利亚报纸;特朗普继承了位于纽约的房地产投资组合。两人都憎恨那些享有更多特权的人。这种疑惧难以抑制。它已经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主导身份。

他们的志同道合不应被误认为是一种意识形态——除非对权力的渴望也算一种意识形态。在英国,默多克支持过保守党,也支持过工党。他一度考虑支持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后又转向杰布•布什(Jeb Bush)。最后他转而支持特朗普,后者经常向任何有影响力的人提供资金。根据《火与怒》(Fire and Fury)一书作者迈克尔•沃尔夫(Michael Wolff)的说法,默多克把特朗普称为“该死的白痴”;尽管如此,他还是选择支持特朗普。许多为特朗普工作的人都以类似的方式谈论他。据报道,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John Kelly)经常称特朗普为“白痴”(尽管他否认了这一说法)。他在白宫的日子据信已屈指可数。另一方面,默多克从外部扮演着令特朗普宽慰的角色。

受默多克影响的首相或总理不少。但特朗普是首位他对其具有个人影响力的美国总统。他们每周进行交谈——有时甚至每天。特朗普从《福克斯和朋友们》(Fox and Friends)中获取灵感,这个早间秀节目在特朗普主政期间扮演的角色,相当于其前任们的总统情报简报会。有时,特朗普会给这个直播节目打电话。他最近一通电话没完没了地唠叨了30分钟,其中一名主持人不得不挂断他的电话——因为他已经开始证明自己有问题。“我们可以整日陪您聊天,但是看起来您还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做,”这名新闻工作记者对总统说;这真的说明什么事都有第一次。

还有另一事例。当21世纪福克斯(21st Century Fox)去年12月宣布向迪士尼(Disney)出售价值520亿美元的娱乐资产时,特朗普致电默多克表示祝贺。根据《名利场》(Vanity Fair)的报道,特朗普还想确认默多克将保留福克斯新闻台。美国司法部并未审查这笔交易对竞争的影响。相较之下,它正在通过起诉阻止AT&T与时代华纳(Time Warner) 840亿美元的合并。时代华纳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母公司,而特朗普永远不会打电话给CNN。经济学告诉我们,应该选择相反的做法:AT&T与时代华纳在不同领域运营。而迪士尼已经是一个巨大的娱乐品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